苏州
吴王夫差、京杭大运河与苏州大米
来源:苏州时刻  2018-09-26  

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攻伐兼并,战事连绵不断。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为争霸中原,欲北伐齐国。然而路途遥远,兵、粮等军事运输十分繁重。

吴王夫差、京杭大运河与苏州大米

吴王夫差

在古代,运输主要有二种方式,一种是陆运,一种是河运。河运又分天然河运和人工运河两种。天然河运省力、经济,一苇之航,借助水力就可到达水道所至之地;陆上运输虽不受河道限制,但山陵丘壑,路途艰辛;河运和陆运,两者运输量也不可同一而比。

但是,天然河运也有其不足,就是河道要随着地势高低而定,而且还有流向和流程之虞,这时,人工开凿运河,补充天然河道不足,就摆在了先人面前。

吴王夫差、京杭大运河与苏州大米

当时,吴国为北伐做了长期军事准备,但长江、淮河之间没有水路可走,只能由江入海,不但航程长,而且海上风多浪急,战机难以把握。

吴王夫差为了方便军事、缩短路程,调集民工,在蜀冈之上筑邗城,蜀冈脚下凿邗沟。关于当时的场面,史书上用了四个字来形容:“举锸如云”。足见其工程声势浩大。

吴王夫差、京杭大运河与苏州大米

吴邗沟遗址

吴邗沟自今扬州市东南边的古邗城之下起,城下掘深沟,引长江水北流,运河向北穿行武广湖(今武安湖)和陆阳湖(今洋湖)之间,东北入博芝湖,继而入射阳湖,由射阳湖入今淮安东北淮水,全长400余里。吴邗沟的正式开通,沟通了长江、淮河两大河流,成为隋唐大运河最早开建的一段,也是有史记载的大运河最早开凿的河段,被认为是大运河的开端。

吴王夫差、京杭大运河与苏州大米

吴国可由当时苏州的北门起,向西北穿过漕湖,经太伯渎而上,再经阳湖北行,入古芙蓉湖,然后由利港入长江,抵扬州后沿邗沟北到淮水,入泗水,入济水,西上黄池,与齐晋王争夺盟主地位。吴王夫差由此成为史上运河“第一锹”的开挖者,对运河开挖起了开创者的作用。

常州另有一说,公元前495年,吴王夫差开凿春秋古运河,即今苏州境内望亭至常州奔牛、经孟河入长江的通道,所以,吴王夫差大运河“第一锹”是在常州开挖的。不管运河最早开挖地点有何争议,吴王夫差是运河“第一锹”开挖者这点史上没有异议。

隋大业六年(公元610年),为了加强中央集权(运兵南下),保障首都所需物资供应(南粮北运),隋炀帝下令在历朝历代已建运河的基础上开凿江南运河,动用两百余万人,开凿贯通了京淮段至长江以南的运河。

吴王夫差、京杭大运河与苏州大米

之后,运河每年的漕运量由唐初的20万石粮食,逐渐增大到400万石,最高达700万石。为保障运河通航安全,明清两代规定运河漕船的载重量为400石,年漕运量均稳定在400万石。历朝历代的朝庭,年复一年地进行着南粮北运,漕粮几乎供应京城所有居住人员的日常食粮,并极大地支撑着整个中央政府机关的正常运转。

漕粮也成为构成王朝军事体系的重要物质力量,宋人张方平曾说:“今日之势,国依兵而立,兵以食为命,食以漕运为本。”在大运河充当中国漕运重要通道历时1200多年的历史里,“半天下之财赋,悉由此路而进”。唐朝诗人皮日休在《汴河怀古二首·其一》中咏道:“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

吴王夫差、京杭大运河与苏州大米

大运河为中华民族经济文化空前繁荣作出了巨大贡献。而漕粮起始之地,多为当时农业生产发达之区,如苏州、浙东等地,到宋朝,“苏湖熟、天下足”为天下共识,苏州大米,江南味“稻”,从此香飘中华。

吴王夫差、京杭大运河与苏州大米

藉由由漕运粮食而起的京杭大运河也于2014年6月,作为文化遗产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大运河遗产名录包括苏州盘门、宝带桥、吴江古纤道水工设施和山塘河、平江路历史文化街区。


苏ICP备15032950 版权所有: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中国运河广告招商部联系电话:0510-85138322 18610600393 18618130703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0-85138322
© 2018 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