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
济宁:有了京杭大运河 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济宁城
来源:文化济宁  2018-06-25  

有了京杭大运河,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济宁城。元代开挖运河,将济宁原来的北魏旧城和金代新城融为一体。漕运的发展,使济宁在明代永乐年间成为“运河之都”。

济宁城区古运河旧称运粮河,西起京杭大运河迤逦南流,经顺河门入南四湖,流经市区6.44公里。运粮河地处运河中游,为南北枢纽,昔日“船舶往来,商旅辐辏”,“日中贸市群物薄,红毡碧碗堆如山,商人嗜利暮不散,酒楼歌馆相喧阗”。漕运的发展,使济宁在明代永乐年间成为“运河之都”。流经圣人故里济宁,大运河将儒家文化向南北传播,也让礼仪之邦敞开了胸襟。济宁市中区地处京杭大运河中段,属"水陆交汇,南北冲要之区",因此济宁中区备受历代王朝的关注,元、明、清三代都把治运的最高机构设在这里。在重点整治济宁段的同时,负责对运河全线进行整治和督理,济宁故有"七十二衙门"之说,成为名副其实的运河之都。在济宁市博物馆,现今仍保存着的一门清代的铁炮,炮筒上赫然铸有"河道总督署造"。济宁地名与运河 地名是一个地区在一定社会时期政治、经济、文化、风俗的反映。林林总总的济宁地名很大部分是大运河繁荣一时的写照。综观今天济宁城区的许多地名,不难看出大运河流淌过的痕迹。

济宁有河港密布的水乡特点,城西有京杭大运河穿越,城东有洸府河迂回,南有烟波浩淼的微山湖,二河抱城,一湖拥簇,所以济宁地名许多与运河的桥梁、涵闸、码头、河埠有关。桥类地名有太和桥、夏桥、大石桥、南门桥、草桥、济安桥、济阳桥等。世事沧桑,济宁的桥有的随着历史自然的变化已经消失了,但名称还在,如东门里汉石桥、竹竿巷附近的南汉石桥,据说这些桥早都埋到了地下,名称却沿用至今,济宁百姓说的“过桥不见桥”就是这个意思。

明清时期,济宁设有河道总督衙门及河道都察院之类的管理机构,专事运河堤防、漕运事务,这些官署机关也成了济宁地名的来源,如察院街、厅门口街、厅西街、道门口街、院门口、院前街、院后街等。还有一 个叫鼓手营街,盖因这里当初是运河院、河道署的官用乐队驻地。

济宁是运河繁盛时的商业大都市,皮毛业、酱园业、竹器业、陶瓷业、北果业、茶叶业、粮食代理业、国药业、绸布业等不断发展,使得城区不断发展。清康熙年间,济宁城内有街衢45条,城外43条,到了清道光年间,城内新增街衢62条,城外新增140条,出现了许多以行业市场得名的街巷地名,以上提到的行业大都与地名挂上了钩,如竹竿街、果子巷、鸡市口街、驴市口街、菜市口街、柴禾市街、纸坊街、糖坊街、皮坊街、打绳街、打铜街、大油篓巷等。有趣的是,鸡市口街以鸡鸭市场而得名,却因与“鸡屎”谐音,就慢慢雅化为“吉市口街”了。

济宁自古有四爻、八景、三塔、七寺、十八阁、七十二衙门之称,城区内文物、名胜多不胜数,分布于城关各处,给济宁古城留下了许多与名人胜迹相关的街巷地名,如城隍庙街、皇经阁街、天仙阁街、渔山书院街、鼓楼街、皇棚湾街等。还有一处叫龙行胡同,就是因为乾隆皇帝下江南时,曾于运河坝口处登岸经过这里,才有了这样的地名。

因为运河一带的口岸多、桥梁多、街道多、坝口多,所以济宁城区带“口”字的地名也多,大概有20个之多,如阜桥口、草桥口、坝口、二坝口、柳巷口、学门口、石门口、龙门口、申家口、戴家口、驴市口等。由此,聪明的济宁人把这些地名串联起来,成了琅琅上口的顺口溜:“过了南门口,就是吉市口。吉市口,向西走,不远就是草桥口。草桥口,阜桥口,过去阜桥是坝口。大坝口,二坝口,坝口对着柳巷口。大闸口,小闸口,都是运河的古道口……” 一个城市的表情便是她存于别人脑中的印象,是其内在气质的展露,一位学者曾这样说过。走走济宁的大街小巷,你便能深刻体会这句话的含义。

地名,是一个城市在一定社会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风俗的反映,即是这座城市的表情。纵观今日济宁城区的地名,我们可以从这座城市的表情中清晰地找寻到运河母亲的身影,可以窥见大运河哺育繁荣济宁之一斑。

历史上记载,自元朝大运河纵贯济宁南北以来,独特的自然环境,特殊的地理位置,使散中心,曾是江北最大码头之一。北上南下的土特产贸易和买卖,坐进了济宁商业、服务业的一度兴旺,尤其是明清时期,这里商贾云集,南船北车,交易频繁,十分繁华,有“江南小苏州”之美誉。

古老的大运河给昔日的济宁带来了无尽的繁华,而给今人留下的是如此丰富的城市表情,在走过济宁的大街小巷后,眼前闪过的是一幅幅百余年前济宁州一派繁荣的盛世景象。现代济宁城区的地名系统便印证着运河对这座城市所有的赐予。玉堂酱园的历史与简介--苏州“漂”来玉堂酱园济宁玉堂酱园兴建于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那时济宁挟大运河的便利,已经成为“东鲁之大郡,水陆之要冲”,手工业、商业、服务业相当发达,仅手工业就发展为17个自然行业,有“400名铜匠,500名竹匠,600名木匠,800名皮匠,1500名铁匠”之说。有些行当规模扩大,已类似现在的工厂,其中,首推皮行,其次酱园。

苏州人戴氏沿运河州郡来回经商,看中济宁的地利,在南门外运河西南岸边买了地基,因陋就简地盖了三间门头房,雇上几个伙计,开起了小小酱菜铺。戴氏以为未时(玉堂)为大吉大利,加之自己是苏州人,便把店名定为“姑苏戴玉堂”。戴氏酱菜多从江南运来,虽为南方客喜欢,却不适合北方民众口味,又赶上嘉庆年间物价昂贵,税额苛敛,营业萧条,且又“年老思故乡”,于是就将酱园出卖。

济宁药材老板冷长连联合“父坐高官子登科”的济宁孙家,各出500两白银,于嘉庆十二年(1807年)买下玉堂酱园,余银置地造房,重建门头,成为6间高深的大门面,因“姑苏戴玉堂”已名扬济宁四乡,所以他们只把招牌改成“玉堂酱园”,酱园则从十几人的手工作坊一变为百多人的手工工厂。1827年,孙、冷两家从店员中选拔梁圣铭任总经理,而孙、冷只作股东。梁圣铭店员出身,深明用人管理之道,他量才用人,提出“规矩牌”制度,第一条就是“犯错误”的店员、工人要“砸锅”,连大小头目也有“砸锅”的可能。此后,玉堂酱园不断从大伙计中选拔总经理,有孟氏、李氏、林氏、陈氏等曾任此职,仅陈守和一人就任职30年之久。陈氏16岁进玉堂,从“替班”、“滑短”、“短短”、“长短”到“小股”、“大股”,一级未漏,最后升为总经理,他大胆扩资,发行钱票,吸收官僚闲散资金,而且不断对外投资,进一步刺激了玉堂酱园的发展。

玉堂酱菜顺着运河销遍四方,被誉为“京省驰名,味压江南”,作为“贡品”,连慈禧太后也认为名不虚传,它所生产的酱油、酱菜、万国春酒等还获得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正因如此,玉堂酱菜被不法商贩仿冒,为此,玉堂酱菜的商标一年更换一次,而且临发货前才开始包装,由包装部大头亲自操作,严格标记,且有暗记,拆开仿冒几乎无孔可入。由此可见玉堂酱菜对金字招牌的珍爱。济宁运河文化与历史名人(1)林则徐在运河留下的政绩文名1831年,林则徐出任济宁河道总督,他在此写下明代陈慕白的诗句:“事能知足心常惬,人到无求品自高”,以此作为自己的座右铭。林则徐一到任上就布置运河挑挖工程,时值隆冬,他从济宁出发,亲往运河各工段查验,严格把握质量标准。他发现有些工段上“泥龙”没有及时清理,即令夫役每挑完一段就起净一段“泥龙”,以免春雨一到又把泥浆冲入河中。同时,林则徐对办事不力的属吏严行纪律,在巨嘉汛区,他发现河床挖得东偏西浅,深浅不一,日后势必发生淤积,就对督工不力的该汛主簿徐恂严加惩治,“力振因循,破除情面”,将其摘去顶戴,责令重新督工展宽,然后看督补情形再定去留。

林则徐对运河的重点工程极为重视,而且对工程造价把握十分严格。他上奏朝廷请修五处堤工、民堰、减水坝,按工确估共需用银7585两,本着节约国帑的原则,他按工造价,减之又减,毫无虚浮,并请朝廷速速拨帑动工,力求漕船重运未到之时一律赶修完毕。工程完成后,运河启闸铺水,繁忙漕运开始,不久南粮首帮就进入山东境内,林则徐率属下到天井闸前,见“闸内水势自如,船行顺速”,心中十分高兴。

此时,他又奉旨调任江苏巡抚,从此离开济宁,结束了他在济宁164天的河道总督的任期。

运河上诞生戚继光 明嘉靖七年闰十月初一(1528年11月12日),时任江南运粮把总的戚景通携妻带女押运漕粮,漕船夜泊在今济宁市微山县鲁桥镇西大运河里。夜晚时分,戚妻一阵腹痛之后,一代名将戚继光呱呱落地。戚继光出生时,戚景通已经56岁,暮年得子,戚景通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戚继光出生第二天恰好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清晨,戚景通走出船舱,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运河岸边映照在七彩的霞光中,戚景通心旷神怡,遂将眼前的景色和新生儿子的前途联系了起来,他希望儿子能够继承祖辈的事业,将来成为一个有作为的人物,成就辉煌的事业,于是给儿子取名“继光”。

戚继光诞生在将门之家,他的祖先原本住在山东的东牟县(今莱芜市)。元朝末年,他的六世祖戚祥跟随明太祖朱元璋转战各地,屡建战功,后来在随明朝开国大将傅友德攻打云南时阵亡。明朝廷追念戚祥,让其后裔世袭登州卫(今蓬莱市)指挥佥事职务。戚景通袭职后表现出优异的军事才能,曾被提拔为都指挥,后官至京师神机营(使用火器的部队)副将。他在江南运粮把总的任上生下戚继光,这是戚继光与运河的一段缘分。最先流入戚继光血脉中的运河水让他永远记取,当他在辽阔海疆抗击倭寇时,祖国的江河湖海一定在心中澎湃。

几百年来,京杭大运河架起了北京与杭州之间的水路桥梁。然而从1855年黄河改道截断了大运河之后,航线也被截成了以黄河为界的两段。大运河济宁以北一直处于干涸无法通航的状态,甚至有人戏称“京杭大运河”如今变成了“济杭大运河”。虽然济宁至北京段运河已不通航,但作为大运河中段的交通枢纽,南北物资运输的水运重镇,济宁仍发挥着巨大的水运功能。2000年11月,国家总投资14.96亿元,续建京杭大运河济宁至徐州段工程,使里的运河河道由6级上升到3级水平,一千吨的货船,可从济宁直达扬州。

济宁作为全国著名的煤炭生产基地,雄厚的煤炭资源加上水运优势,造就了济煤南运的黄金水道。记者在济宁运河沿岸看到,一条条的运煤船遍布运河,有的船队如同一列火车,前面的拖轮拉着许多条船,穿梭在大运河中。济宁市航运管理局办公室的程主任介绍说,如果煤通过汽车、火车运到海港再运到南方,成本将翻好几倍,而现在通过运河船运成本只有公路运输的十分之一。


编辑:衡筱艳

苏ICP备15032950 版权所有: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中国运河广告招商部联系电话:0510-85138322 18610600393 18618130703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0-85138322
© 2018 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