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
考古发现 京杭大运河“咽喉”工程原来在河南东北角
来源:大河报  2018-07-09  

在很多河南人的印象里,著名的京杭大运河是江浙一带的特有存在,即便是向北,也只是经过山东、河北,与河南没有关系,这种认识现在得修正了。

今年4月,在河南省文物局的主导下,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濮阳台前县相关部门对台前县境内的京杭大运河文献进行了梳理,并依据文献记载对大运河河道及其相关遗迹进行了考古勘探,6月9日在文献屡屡提及的“夹河”乡举办了2018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大运河宣传活动,正式揭开了河南这段结缘京杭大运河的厚重历史:位于河南东北角台前县境内的京杭大运河曾流淌了600多年,只不过最后因河道淤积而废弃。

而豫鲁两地相关方面专家设想的黄河以北大运河复航计划,更是让公众对这段古河道充满期待。

京杭大运河经过河南台前县

7月5日,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台前县京杭大运河考古勘探项目负责人孙凯,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讲述了最新考古成果。孙凯说,经过考古勘探,在台前县发现并确认了南从山东省东平县十里铺村进入,向北进入山东阳谷县张秋镇,且已经淤没于地下的会通河古河道,而会通河古河道是京杭大运河的重要组成部分。

据介绍,根据文献记载并结合考古发现,台前段京杭大运河至少途经夹河、和吴坝两个乡镇。会通河自安山至临清,流经寿张城东门、戴家庙、十里堡(今属东平县)、姜庄、田湾、沈堤、沙湾、夹河、八里庙、董庄(今台前境),穿张秋(今属阳谷县),越阿城、七级(今属阳谷县)、李海雾(今属聊城),过聊城入御河(今卫河)。由此线,京杭大运河南北贯通台前全县。

“台前段大运河全长约10公里,直线长度只有8公里,虽短,但十分重要,因为这是京杭大运河的必经之路和关键河段。同时,也足以颠覆大家‘京杭大运河不经过河南’的既有认识,意义可谓重大。”孙凯说。

孙凯表示,目前,台前县京杭大运河的考古勘探仍在进行,已发现了包括碑刻在内的诸多文物,下一步可能会进行发掘。

曾经通航600年淤塞与决堤频发

孙凯说,会通河通航需要大量的水源,当时采用的办法主要是在今山东阳谷县张秋镇、台前县夹河乡沙湾村处引黄济运。不过,因黄河携带的泥沙往往淤塞运河河道,黄河泛滥频发,不断地冲毁运河工程,可以说台前县大运河通航的过程,始终与治理淤塞和应对黄河决堤相伴随。

孙凯分析,造成这种局面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小安山北至张秋区间之大运河河道基本上是南北走势,与西南来的诸河水几乎呈垂直穿插,并处于安山湖前面,因而受到洪水冲击特别严重。明永乐九年(1411年),朝廷重开新河,将原运河道东移50里。

这次改运河河道,使易患险的河段缩短在沙湾至张秋之间(此段运河为南北走向,地势最低洼)。因为北面有古金堤的保护,所以张秋及以北河道比较安全。台前沙湾段运河(张秋以南)成为明清整个漕运中最险要、河患最集中、行航最艰难、河防设施最多的一个地段。

台前县的沙湾,这个京杭大运河的全线瓶颈咽喉处、河患最频繁的地段,被文献资料屡屡提及,仅《明史》中就出现近60次。

到了清代,1880年,黄河决孙家码头,沙湾北至张秋南坝头外淤为平地,一时间漕运不通。次年,朝廷决定自张秋南开挖新河道。自次,运河不再流经沙湾,台前大运河自元至清通航600多年的历史,也就此结束。

明代徐有贞治河碑刻记录经验

作为目前考古发现的河南境内唯一的一段京杭大运河,台前段大运河的开凿和治理,堪称枢纽工程,留下了诸多历史典故、文物遗存。

元定都大都之后,为通南北之货,元世祖忽必烈下令重修大运河,在今天的山东、河北境内,翻修和连通了几条河道,以连接南北水道,改建部分基本上就是后来的会通河。元世祖赐名的会通河通航后,因南北落差较大,又在河上修了十几座闸坝,逐步完善了会通河的功能,保证了漕运畅通,大大缩短了南北运输的距离,为沿河地区带来了发展的契机,带来了几百年的兴盛繁荣。

为了保证运河安澜,历代朝廷多次派官员治河,最著名和最有成效的当数明代徐有贞,他的关注点同样是在沙湾。

1453年10月,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徐有贞奉命治河,携河防营驻沙湾治水衙署。文献记载,当时治水耗费物资量巨大,河工5万多人,历时近两年,于景泰六年(1455年)完工。此后,运河畅行安流30余载无大患。

工程竣工后,徐有贞主持在当地八里庙村修建大河神祠并亲自撰文、书丹,在祠内立“敕修河道功完之碑”,记载了治理运河河道的过程、用工、用料、建闸地点,是除水患兴水利的经验总结。

令人欣慰的是,该碑虽于民国期间倒地,1949年黄河决口枣包楼时淤没,但在1990年3月,被当地八里庙村民挖土时发现,重立于村北大河神祠遗址。

黄河以北京杭大运河能否复航?

在台前县京杭大运河考古勘探取得突破之后,山东省济宁市与台前县相关方面均在筹划下一步动作,而相关专家早就设想的复航计划尤为受到关注。

济宁市委党校、台前县大运河复航调研组相关人士认为,现在大运河通航的客观条件基本成熟。

首先,近半个多世纪以来,通过对黄河的一系列治理,黄河河道、水位保持了长期稳定,现在河水流量、淤沙等都处于管控中。今日黄河不仅不再是运河航运的祸因,而且成为通航可利用的条件。

其次,从河道状况看,北部运河目前绝大部分河段保存尚还完整、连贯,实现了部分通水或季节性通水。问题较大的是从临清向南至黄河的运河,包括聊城市、台前县段,约90公里。这段除临清、聊城附近以及张秋镇的运河故道仍清楚可见并常年有水之外,许多地段河迹已经湮灭,需要疏挖河道。

再者,南水北调输水工程见成效,华北地区的缺水问题得到了一定缓解,黄河水量也将会得到进一步补充和调节,将调水工程与通航功能综合利用,北部运河的水源可多渠道解决。

“如何设计通航方式和线路,制定出科学的规划方案,这是下一步需要努力的方向。”上述人士说。


编辑:衡筱艳

苏ICP备15032950 版权所有: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中国运河广告招商部联系电话:0510-85138322 18610600393 18618130703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0-85138322
© 2018 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