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建设
大运河文化带在历史长河中破题文化旅游消费的新生态
2019-08-02  来源:北京商报    

跨越昌平、海淀、西城、东城、朝阳至通州6个行政区,有着近千年历史的北京段大运河,如今正在通过多种方式翻开新的篇章。不仅诸多历史遗迹正尝试逐步修缮,试图再现古老的生命力,台湖演艺小镇、北京环球影城主题公园等现代化项目也一步步揭开神秘的面纱。在古今交织下,北京大运河文化带正待破题文旅消费新生态。然而前行的过程中,配套不完善、项目相对割裂、文旅联动尚未形成等烦恼也随之而来。

博古文物保护进行时

“自昌平县白浮村开导神山泉,西南转,循山麓,与一亩泉、榆河、玉泉诸水合,自西水门入都,经积水潭为停渊,南出文明门,东过通州至高丽庄入白河”,《元史》中的一段记载,见证了北京段大运河的历史。

作为我国第46个世界遗产项目,大运河上历史遗迹众多,且在58个遗产点中,北京共有4处,包括通惠河北京旧城段、通惠河通州段两处河道及西城区澄清上闸(万宁桥)、东城区澄清中闸(东不压桥)两处遗产点。但北京段大运河上的历史遗迹并非止步于此,区级、市级、国家级文物也数量较多。

然而,这些“历史见证者”却一度处于朝不保夕的状态。一年前,北京商报记者曾亲身体验大运河文化带,但多处历史遗迹的踪影已难以寻觅。仅以“通州八景”为例,除燃灯佛舍利塔外,其他景色均已不复曾经的面貌,其中有“长桥映月”之称的八里桥,仅余一座普通的桥,“二水会流”也只是一个桥闸,更有不少景点已难以探究地理位置。这一情况也引起政府等方面的重视,使得文物保护与传承成为北京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重点。

一年过后,记者再次重走大运河文化带,发现文物保护也有了新的进展:大运河文化带起点上的白浮泉遗址公园,现已对市民免费开放,被称为京北最大的城市公园;新八里桥也已建成,并将替代始建于公元1446年、现已573岁的老八里桥,使得新老八里桥遥相呼应;此外,张家湾城墙、晾鹰台等文物的修缮工作正在进行,路县故城考古遗址公园也已经在上半年完成了一期绿化工作。

尽管诸多文物保护行动已相继展开,但大运河文化带仍有大量未被保护的历史遗迹已遭破坏,成为难以挽回的遗憾。比如在历史上发挥了国际交往作用的潞河驿,其六角攒尖黄琉璃筒瓦带宝顶的驿亭已遭破坏,无法再看到原貌,此外河岸两边的诸多码头也已不复存在,这也引发业内对修缮、复建的呼吁。

据通州区文物管理所所长李自强透露,接下来预计将对潞河驿进行修缮,潞河驿是大运河华北地区仅存的水马驿,是古时由水路转为陆路的重要节点,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研究价值。此外还计划建设瓮城博物馆,集中展现通州区的城墙文化。

在北京物资学院运河文化研究所所长陈喜波看来,大运河文化带本身拥有多元的历史文化,但在地面上,那些重要的码头、胡同、重要的商业却已被盖成大楼,或变成平地,彻底消失。文化是灵魂,但它也需要物质载体,假若历史都不复存在了,又该如何去发展产业?

如今,政策层面已对北京大运河文化带上的文物保护提出更为明确的规划。今年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规划纲要》。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长期以来,大运河面临着遗产保护压力巨大、传承利用质量不高、资源环境形势严峻、生态空间挤占严重、合作机制亟待加强等突出问题和困难。而推进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有利于推动优秀传统文化保护传承,促进区域创新融合协调发展,深化国内外文化交流与合作,展示中华文明、增强文化自信。

随后在今年7月,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就大运河文化带保护利用调查研究,并强调,加强大运河文化带保护利用是全国文化中心建设的重要任务,北京要带头落实《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规划纲要》,积极发挥示范作用,把大运河打造为璀璨文化带、绿色生态带、缤纷旅游带。

责任编辑:黄佳

 

相关文章
0
苏ICP备15032950 版权所有: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中国运河广告招商部联系电话:0510-85138322 18610600393 18618130703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0-85138322
© 2018 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