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建设
保护苏州的美妙山歌的生态 彰显大运河的文化自信风采
2019-11-11  来源:苏州日报   作者:刘放  

2019年“一路山歌”姑苏区首届白洋湾山歌文化节拉开大幕,在有着悠久山歌传统的吴地,此举一定会形成歌以咏志,一唱众和,用乐观开朗的民间艺术,唱出人民心中的欢愉和憧憬,讲述人民心中的美好故事。

山歌承载先民的情感,在艺术源头上早早绽放。我们国家被誉为诗歌国度,其中,山歌就是“一花引来万花开”的那朵最早迎春怒放的山花。在我们的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精华部分的“国风”,许多就是地地道道的山歌。先民们在生产力十分低下的生存状态下,仍然保持乐观的情怀,用跳跃亮丽的语汇,歌唱劳动、歌唱自然、歌唱亲情、歌唱山川、歌唱丰收、歌唱爱情。也借助歌咏,发泄心中的不满,表达心中的诉求。它们像朴素“粗糙”的父母养育出俊俏的儿女一样,迎来了神州诗歌星空的璀璨瑰丽,浩瀚无垠。没有先民们踩着劳作的步履和节奏哼唱出的山歌溪流,就没有千年后的浩浩诗歌长河。山歌中凝结的民族情感,值得做后人的我们满怀深情来传承,来吟唱,来蓝中出青。

山歌美妙的艺术渗透力,能够创造无与伦比的亲和力。说到山歌,许多人都会自然而然想到电影《刘三姐》,那些地域个性卓然的山歌调,在杰出的作曲家雷振邦再度创作之下,配以生动的故事情节和对比反差成趣的人物形象,让这部电影风靡神州大地,唱了几十年也停不下来。那句“哎……唱山歌吔/这边唱来那边和/那边和/山歌好比春江水吔/不怕险滩湾又多喽湾又多/唱山歌吔/这边唱来那边和……”不但让“张艺谋”们推出各种各样的翻新版本,就是上了点岁数的游人,一到云贵高原,心底耳际缭绕的,就是这美妙的旋律,美丽的歌手,美好的记忆。有了这如许的“先决条件”,在旅游途中也就平添了诸多的好心情,大大提升此行的质量。这个山野中的歌手刘三姐,就像是这座充满艺术灵性的高原所拥有的恒久IP,带来充满想象力的文化软实力。山歌简单质朴,就像友善不做作的村姑,正因为其不装腔作势而得到众人的喜爱一样,这种亲和力,绝对是物质所无法比拟的无价之宝。

山歌与吴地的旷世情缘,能给我们充分的文化自信。吴地自古出山歌,如常熟的白茆山歌、吴江的芦墟山歌、张家港的河阳山歌都非常有名,白茆山歌上世纪七十年代曾经唱进中南海,河阳山歌中有些篇什的年代和优美能与《诗经》中的作品媲美。而且,在一批民间艺人的努力下,还发掘出了长篇吴歌《五姑娘》等优秀民间文学作品。白洋湾山歌虽然历史悠久、影响深远,是活态传承至今独具特色的非遗文化,其独特的唱腔和通俗的语言更是受到当地人民的喜爱和传唱并成为省级非遗项目,但比起河阳山歌等,明显还属后起之秀,有很辽阔的提升空间。吴地山歌共同的特点,就是水乡风情,如白洋湾山歌中的《春天来哉》《盘点盘点有花头》《明年格光景勿推扳》,一派吴侬软语的柔美,如江南烟雨,似箫声悠悠拂过水面,像白乐天诗句中的“间关莺语花底滑”,非常动听,绝对不在云贵高原的山歌之下,也堪称“山歌好比春江水”。吴地各处的山歌如若纵横联手,彼此取长补短互相激活,后来居上不是没有可能。

正如民俗专家沈建东所展望,白洋湾山歌蕴含了丰富的运河元素,与江南大运河文化一脉相承;如果能将吴地山歌的生态与大运河畔民俗文化结合起来,那将是一盘充满无限张力的活棋。吴歌生态与大运河文化保护互相渗透,两套锣鼓一起敲,将形成彼此双赢,相互媲美,共同光耀江南。

责任编辑:黄佳

相关文章
0
苏ICP备15032950 版权所有: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中国运河广告招商部联系电话:0510-85138322 18610600393 18618130703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0-85138322
© 2018 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