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  奇

泉响心音 紫瓯天籁


2015-08-27 15:43:29                 作者:储集泉
  • “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记》)音乐是人类最古老、最真诚的语言。中华民族从远古的深处一路走来,天地纵横,风雨兼程,且歌且诵,亦吟亦唱,感悟生活,放飞心灵。华夏名曲凝结文明精华,塑造民族精魂。陶艺名家、紫砂大师储集泉穷十载心力,筛选十阕华夏名曲,以十指绝技,造十把茗壶,以紫砂“密钥”跨界打开音乐经典之秘,“五色”(紫砂泥亦称五色土)演绎五音,“天工”奏响天籁,立意高、意蕴深、器型美、技艺精,有“此壶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见”(取自杜甫诗句,改“曲”为“壶”“闻”为“见”)之妙。
  •     储集泉很享受艺术,读画赏曲是其至爱,受此滋养,移情壶艺,“风生水上,自然成文”。画化为壶,壶塑成画,壶画同构,画壶同体,是他对紫砂壶艺发展的一大特色和贡献,而为音乐造象塑形,制成茗壶,则是郁积于胸、挥之不去的心愿、心结。“二泉映月壶”是肇始之作。此曲是举世公认的音乐经典,出自无锡本土民间“乐圣”华彦钧之手,优美的旋律自幼即滋润着他的身心,著名指挥家小征泽尔聆此曲而泪流满面,说“这种音乐应该跪着听”,这更激起了他化曲为壶的创作激情。他以虔诚之心构思、以浪漫之怀演绎,扁圆壶体似一泓清泉,壶肩之上层层涟漪呈同心圆荡漾,这些尚属可料之法;壶盖和壶把则属灵感与天分碰撞的火花,由“牛鼻盖”演化的壶盖,挖去半个圆弧,呈一阴一阳两个半月拼合的月亮之貌,明暗吻合,圆缺依附,虚实映连,动静变换,如同诉说着月影流泉相拥、乐音水光相激的绵绵情意,壶把由琴师与二胡乐器的弓弦、头部,经抽象变形和拟人化的“人器合一”而来,既点明“二胡曲”乐曲特质,又融入了琴师不灭乐魂。茗壶有形又无形,天籁无声胜有声,独具面目,别样魅力。由此“开篇”,储集泉长年守望“华夏名曲”主题,锲而不舍,创作了辉煌隽永、绕梁穿云的“华夏名曲”的壶艺交响曲。
  •     艺术立于形象。音乐由旋律和音色、音高、音准等构成流动无形的“虚像”,茗壶由块面色彩和肌理等构成静止有形的“实像”,听觉转化视觉和触觉,视觉和触觉替代听觉,在象征和文化层面上才有可能,两者连理的诀窍,是“心灵语言”的共同诉求和情感密码的共同锁定。储集泉制壶,抓住“情感线”,做抒情乐章是要诀之一,“出水莲壶”端面细浪起伏、波光潋滟,并蒂红莲娇羞如妆、沉浮波心,花艳水碧、翩翩起舞,温情脉脉、清韵绵绵。抓住“情景线”做叙事乐章是要诀之二,“渔舟唱晚壶”砂色如晚霞映照,润紫泽华,壶身张开的渔网正欲出水,壶钮为数片帆樯,鼓风而归,也许是渔歌互答,情激湖波,叠叠拥来,配制的四个鱼形茶盏也是鱼肥舱满的注脚,层次丰富的画面叫人陶醉。抓住“形式线”做咏叹乐章是要诀之三,“梅花三弄壶”从“筋囊”器型入手,含蓄欲绽的花蕾、盛放倒覆的花朵、翩翩起舞的花瓣,经几何抽象手法规整成壶的身、盖,把“三态”化作有情义的“三弄”,而一枝泥绘写实的梅枝风姿绰约,伫立在壶身上,更是华彩高调。
  •     把耳中之曲,化为心中之情,移作手中之壶,靠的是壶外功夫,建立在知识积累、学养修为的丰厚基础之上和对特定主题精神文化内涵、底蕴的理解把握。素材的堆积,造就不了茗壶的艺术生命。储集泉新壶“出手慢”,慢就慢在壶外功夫的“顶真”上。往往一壶经年,“语不惊人死不休”。“汉宫秋月壶”体如半月,壶把如月牙,泥色深沉凸现了“秋月”意象,又蕴含宫女柔美而端庄的气质,壶嘴饰以罗带佩环,宫女姿容,恍惚其间,壶之底沿宫墙围锁,壶钮则是乐器琵琶的头部之形,突出了音乐元素,“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曹植《七哀》)和“汉廷和蕃、昭君出塞”的壶内壶外意象,浓郁醇厚。“高山流水壶”造型高古,其上水波平铺,流泉直泻,刚柔相济,曲直呼应,平添灵动之气,壶把壶嘴巧妙地融入古琴特征,春秋时琴师俞伯牙和樵夫钟子期一曲知音、千古绝唱,历史和人文精神深深地嵌入,既“图解”直白,又旷远悠深。联想、移情、共鸣的审美境界,取决于壶外功夫付出的多寡,这是急功近利、浅尝辄止者不愿做、也做不来的事。
  •     紫砂传统制作技艺不仅有丰富的程式和精谨的法度,而且存在着发挥和发展的无穷可能,是培育个性化“语言”的沃土。“华夏名曲”系列壶创制中,储集泉在“公共语言”平台上“自说自话”,特色鲜明,风格强烈。他善于在经典壶型上嫁接现代,翻唱新曲,“出水莲壶”在“井栏”古典壶身上部进行现代雕塑语言的融入,形成凹凸曲折的切面,现代陶艺手法处理的切面肌理,焕发着似曾相识的亲切感和前所未见的新鲜感。他善于化用装饰“语言”,以个性时尚元素改造和置换,“行云流水壶”融入古玉和古漆器纹样组成“云水”连续图纹浅刻装饰,典雅气度和古朴气质充蕴内外,“如梦如幻壶”以黑黄两色绞泥,图纹变化万千、虚实相生,数点纹泥斑块游离飘浮,把梦幻意象渲染得无比空灵活泛。他善于创造新的文化符号,有意外之妙,点睛之奇,“蕉窗夜雨壶”,壶盖上刻冰纹古窗棂,一苗灯焰作壶钮,壶体上以泥代墨绘几笔写意蕉叶,而雨滴的刻画一反常规地凸出而“逆向”思维,以凹塑法清晰挖出,光影晶莹,湿气淋漓,是渲染夜雨的神来之笔。音符是现代乐谱的基本符号,他将音符塑为“三维立体”的精灵,或拥簇着“汉宫秋月壶”的琵琶钮,或搭接为“平湖秋月壶”的壶把,或化作“如梦如幻壶”的壶足,托升“梦幻”的乐魂。这些“第三只眼”发现的“新词汇”,富有活力,是美的创造。
  • 丰子恺先生论人生有三境界,一是功利境界,玩的是物质;二是艺术境界,玩的是精神;三是宗教境界,玩的是灵魂。储集泉薄功利,重艺术,“华夏名曲”系列壶释放了储集泉对民族国粹的敬畏、对紫砂陶艺的挚爱、对传承文化的担当精神,是灵魂的一次洗礼。
    • 储集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