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  奇

丹砂百炼自成陶


2015-08-27 16:10:02                 作者:葛军
  • 有人说深入地了解当代紫砂艺术,了解它的丰富肌理与深刻内涵,无论如何,不能忽略葛军。更有人说写葛军,这在任何一个对文字抱有郑重态度的人来说,都不容易。写葛军一定是一篇大文章。不一定是如椽巨笔,却得有力透纸背的力道。不一定要写成鸿篇巨制,却得耐心琢磨,将思维的笔端在艺术的海洋里浸满了湿漉漉的细节和感情。
  • 紫砂艺术是自成体系的,外界有人说:“丁山几万人,到现在还在用一个石瓢吃饭,在一个井栏里喝水”:(“石瓢”、“井栏”都是传统壶型)。紫砂自北宋发端以来,一直是文人墨客品茗寄情,清雅把玩的艺术收藏品,它吸引承载了多种艺术,寄托了创作者及把玩者的高雅情调,但由于功能的限制,却难以承载重大的历史题材和政治题材。然而,葛军却不断以他的激情和才智,把多少紫砂人曾经在20多年前就萌发的梦想变成了现实,把紫砂艺术从“文人画”、“小品画”的范畴中带进了气势磅礴的“油画”里具有历史高度的艺术殿堂。
  • 初识葛军,他那锃明瓦亮的脑袋和一部美髯,魁梧的身躯,洒脱的表情,一派道骨仙风,全然没有江南水乡的纤细。葛军乃客藉紫砂人。值得一提的是葛军有两次突然的失踪。第一次是源于学习的需要,他去了菲律宾,在取得美学专业的硕士学位之后,又开始读博士,结果是,他成为紫砂界第一位博士学位获得者。第二次是源于思考的需要。孔子就说过,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葛军很少引经据典,但其言行却甚合孔圣人的心意。躲开喧嚣,关掉手机,葛军一个人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一呆就是大半年。他“出关”的时候,心里透彻无比,目标异常清晰。葛军曾经在创作手记中记录下自己的思考和感悟:“艺术家,前半辈子要做加法,试验不同的技法、题材、途径、媒介,不同的生活姿态;后半辈子要做减法,做只有自己能做其他同代人无法做的作品,做只有自己能做其他时期的人无法做的作品。凡是自己可以不做的作品,都可以不做。”
  • 做壶容易,做好壶一辈子都难。葛军用他的学识和智慧,创造着紫砂艺术的特色。如今,在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馆、国家文化部、中南海紫光阁等显赫去处,都珍藏着葛军的紫砂杰作,国内外诸多名人政要以收藏其紫砂作品为荣;他获得国家外观设计专利近200项,许多作品被定为国礼,他本人先后到亚、澳、欧、美的30多个国家和地区访问、讲学。葛军说他在紫砂领域至今做过三件事:第一件,创作一系列紫砂经典作品。每件经典作品都必须建立在“改写紫砂面貌、反映时代精神、追求文化紫砂”的基础上。其中,第一批《竹林七贤组壶》,已经完成。第二件,接续2008年首届国际现代壶艺双年展,更高规格、更大规模地举办第二届国际现代壶艺双年展。这次双年展,不仅有作品的展示,而且还有理论的自觉追求,有创作界、收藏界、评论界的三体互动。他说,这不仅是一个展览,还是个有观点的展览;不仅是一个有观点的展览,还是一个观点产生互动、产生影响的展览。第三件,从2011年起,每月用三五天赶赴一所省级博物馆学习研究,融会贯通博大精深的中国地域文化,力求为每一个省区创制一款新品,用3年时间完成“我壶,我的祖国”系列壶艺作品;用12年时间走访考察景德镇、佛山、潮州、龙泉等国内12个陶瓷产区,并且尝试用各地的陶瓷材料进行创作,在借鉴中寻求突破;下一步跨出国门考察、收藏,10年内完成收藏160多个国家的陶艺作品1000件,为紫砂陶艺从民族性向世界性的跨越而广采博取。
  • 溪画凝烟处处窑,丹砂百炼自成陶;世间茗具君为首,引入清泉香益飘。葛军完全可以躺在功劳簿上悠闲自足了,但他那种种元气淋漓的“创作的欲望”令许多学人也要汗颜。葛军之所以是葛军的理由,也是有识者说“葛军做紫砂是葛军的幸运,紫砂有葛军也是紫砂的幸运”的根据。
    • 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