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  奇

何年顾虎头 满壁画“沧浪”


2015-07-22 09:45:28                 作者:顾青蛟
  • 顾青蛟出生于苏州,现居无锡。两地人才,风流蕴藉。顾恺之、倪云林、徐悲鸿、钱松岩辈,雄风久振,百代称贤。顾青蛟师其神而不蹈其迹,得其意而不循其法,千里江南,万顷太湖,久蕴于心,真力弥漫,万象在即。故作画必有其境,写境必有其法。虽情性一也,而风格各异。质袭古意,文变今情;遇物援毫,自出胸臆;工笔写意,各有意趣。顾青蛟慈眉善目、和蔼可亲,或举杯畅饮,或倾心聆听,或高谈阔论,谦谦君子,古道热肠。顾青蛟画虎闻名,同道戏称“顾老虎”,称俗而韵雅,不由令人想到唐朝杜甫在《题玄武禅师屋壁》中的那句诗:“何年顾虎头,满壁画沧州。”当今画坛,不可谓不“热闹”。有人作画靠聪明或靠灵感而一鸣惊人,有人作画则是靠一点一滴长年积累,顾青蛟属于后者;有人作画追波逐浪,朝秦暮楚,而美之曰:“笔墨当随时代”,也有人素处以默,醉然古今,心手两畅,顾青蛟也属于后者。“只为馨香重,求者遍山隅”,在商风劲吹的大环境下,顾青蛟却在悉心培育着一束属于自己的一清二白的幽兰。
  • 顾青蛟的“能画”是多方面的。很少有人会为他担心,他像一位能征善战的骁将,就是能潇洒自如地“四面出击,八面威风”,恍然如入无人之境。有时,他更像一名高手侠客,身怀绝技,进退自若,无畏无惧。当然,他后来说了,这都是逼出来的!譬如画虎,他写意线描,没骨勾勒,历尽了多少个挑灯不眠之夜呵!到后来的出神入化、出奇制胜,他都一一做到了!他笔下的虎画就是能得势张扬,睥睨千古,秉怀王者风范,显现出一种非同寻常的虎虎生威,威武勇猛的高标时风。中国的虎文化,里面包含着鲜明的民俗性,素有深远、丰厚的影响和积淀,不仅象征着彪悍的虎虎生气、活力和气度,还象征着一种华夏民族的宏观气象。而顾青蛟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在法国巴黎蔷薇艺术中心成功举办了他个人的“百虎画展”,顾青蛟却缄口不语。《水墨写意动物画技法》,说明他不仅擅长人物,并能工善写、触类旁通。可以说,数十年的绘画实践也确实使顾青蛟积累了丰富的艺术实践经验。出版界横竖邀请,他受托编写示范的图书光绘画技法就出了30多种,其中虎、马、牛、羊、猴、狗、动物之类的运动技法书就有10多种。顾青蛟实在太“能”、太招人“恨”。他就喜欢尝试,更喜欢“大包大揽”。他对各类题材的主旨、脉络、技法运用从不放过,就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搞个明白。
  • `韵者,画之灵魂。韵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观美。对照顾青蛟的作品,画山岳树木,勾勒披擦,无一不是这样;画花鸟人物,造型勾线,又无一不是这样。可谓“下笔不改”,一气呵成,形象栩栩如生,笔墨的气势与气韵之美跃然纸上。中国画有“一笔定其物”之说,就是提倡笔墨要有表现物体质感之内涵和气韵。可以想象,观顾青蛟作画,犹如廊下赏清音,时而急切,时而舒缓,又如林间闻鸟鸣,间关莺语,流转花间,这就是韵的魅力所在。质者,是指描绘对象不可缺少的实体质感,这体现了画家的笔墨功力和内涵。不管是人物、鸟鹊、畜兽,还是诸种花草植物,在形态塑造上,顾青蛟不再单纯地从古代巨匠或当今大师的图谱中截取所谓的图形符号,而是将创作的源泉植根于对日常生活的写生,通过对自然环境中生动对象的深入观察,加之从构图、章法、笔墨等诸多层面上探究合适的表现形式,从而达到了形神兼备的表达。气者,画之神也,同时也体现出画家的人格气度和精神气质,显露出画家当时的思想、情绪以及胸中之激情。王右军醉书《兰亭序》、颜真卿悲写《祭侄稿》等,都是饱含激情,所思所虑积蓄于胸,物我两忘,信笔挥洒,把当时内心的热血浩气,淋漓尽致地流露于画笔之下。顾青蛟为人内敛,不张扬。广取博收,借鉴诸家,另辟蹊径,自创一格。可以很明显地从中窥测到顾青蛟的一条走向艺术成功之路的清晰轨迹。他的许多作品,更多的是充满了一个“博”字,他的造型功底,卓然超逸,诗意照耀,而对画面处理的那一种研究劲、精微劲可说是令常人难以望其项背……
  • 开拓新题材,提炼新主题,探索和表现新技法,顾青蛟向来是左右逢源、游刃有余、曲意婀娜、激情抒发,画境中所呈现出来的氛围、情调、气象,皆因画面形神兼备、生动逼真,而充满了泱泱意趣与精神内涵,鲜活地为我们诠释和演绎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丰富与精彩。毋庸说这种炉火纯青的笔墨造型功底纯为天赋所得,那秉烛夜修、潜心深研的艰辛,唯其自知。顾青蛟年少时,家境窘困。然从小酷爱艺术,最初的艺术启蒙只不过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连环画读本!朝临夕摹,春寒暑夏,加上后来专业艺术学院的短暂学习深造,谁能想象,尔后的世界,便就出来了一位这么“能画”的画家!
  • `无锡美术界曾想对他呈现的艺术成果展开研讨时,不喜欢张扬的他婉言谢绝了。人们都有点不太明白,并不善言辞的他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成就:除有可观的专著外,个人入选国家级重要画展粗略算来就达30余次!最近阶段,他忽然又对松树情有独钟,而且又表现出了他卓尔不凡的笔墨图式语言。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的中国画作品《和以天倪》,最能诠释出他对这个中国画创新问题上的思考与理念。顾青蛟喜爱原生态的自然,他的这幅画也可以说是以“野逸”取胜。画面为满构图,竟然挥写而就,“青松遥各各,松针复重重”,小鸟栖息高枝头,山藤野叶循枝而上。和谐世界,铁戟虬枝,画得相当得意和随意。“山林若闻天籁音,浑似松露滴清响!”这种“逸格”,原本应为“淡泊功名,隐居山林”的高士所擅,大有孟浩然诗中所蕴涵的“清幽澹淡”味道。最感精彩的是他对松树别出心裁的处理:笔锋矫健劲挺,柯枝峥嵘交错,清新野逸,淋漓尽致,一一尽皆和盘写出,洋洋洒洒,传递了画家对自然和谐的生命发自肺腑的欣欣之情;这很不简单,在当代中国的众多画家为入选大展埋头大搞制作的时候,他却悠然自得地走了出来,与他们说声再见。于是,就在那短短几天工夫,大气与蕴藉的微妙融合,精工与写意的轻松会聚,构成了一幅幅夺人眼球、惹人心动的画面……
  • 当前中国画坛,在处理形神关系上有两个误区,一个是一味追求写实与形似。用近乎照相的手法,简单、直观地再现物象,缺乏主观的思索和心灵的感悟,徒具表象,意味索然。另一个是刻意营造意境神韵。完全脱离对事象的准确把握和真实刻画,不恰当地进行变形和夸张,信手涂抹,毫无法度。这些故作高深的所谓的“文人画”“神意画”,看似花哨,其实如空中楼阁,似镜花水月,了无根基,形神俱散。以形写神,形外神内,是一种艺术观念,是一种艺术风格,更是一种艺术高度。站在这个高点上,顾青蛟的中国画定会登临无限的艺术巅峰。
  • “何年顾虎头,满壁画沧浪。”顾青蛟如是说。
    • 顾青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