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新闻
京杭大运河邳州段保护开发利用研究:京杭大运河现状
2019-10-28  来源:市政协学宣文史委    

京杭大运河是世界上开凿最早、规模最大、流程最长的人工河流,是世界文明史上的丰碑。邳州的历史变迁与大运河息息相关,大运河堪称邳州的母亲河。目前,在国内外滨水地区开发进入黄金时期、大运河经济带建设有望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大背景下,邳州应把京杭大运河保护开发利用摆上更加突出位置,精心谋划建设大运河经济带,为强富美高新邳州建设打造又一重要增长极。

今年5月份以来,在市政协副主席**同志的亲自带领和具体指导下,市政协学宣文史委组织交通、航道、环保水利、旅游、文体、司法等相关部门负责人组成调研组,就进一步加强京杭大运河邳州段保护利用开发工作进行了专题调研,在实地考察、座谈讨论、广泛征求意见建议等基础上,形成了专题调研报告。主要内容如下:

一、 京杭大运河邳州段保护开发利用的基本情况 邳州地处鲁南苏北,属于京杭大运河中运河流域,也是 运河沿线最为复杂的河段。在邳州境内,有纵横两条大运河,交汇于赵墩大王庙,犹如“二龙戏珠”,流淌在邳州大地,滋润着两岸万顷良田。一条是从山东台儿庄方向流入的京杭大运河中运河段,从车辐山黄楼村入邳,一路东南,至运河镇马庄村东南流入骆马湖,在邳州境内全长56.1公里。另一条为京杭大运河不牢河段,由原来的不牢河改建而成,竣工于1958年,至今只有50多年时间,是京杭运河最年轻的一条河道。它西起微山湖蔺家坝,流经徐州、铜山,于宿羊山镇新安庄村入邳,至大王庙汇入中运河,全长72公里,其中流经邳州13.5公里。这条运河不仅是江苏北煤南运的水路干线,也是国家南水北调工程的东输水线路,它承担着邳州大运河水上运输大半以上的任务,对邳州水运事业的发展举足轻重。从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徐州及所辖各县对京杭大运河实施全面治理和恢复工作,到1985年,徐州境内的京杭大运河已实现了全年通航。大河傍城兴邳州,京杭运河具有生态、交通、文化、经济等多重价值,在邳州发展史中一直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堪称邳州的“发展之河”、“交通之河”、“生命之河”、“景观之河”。

近年来,我市对大运河的保护、开发和利用较为重视,始终坚持保护、开发和利用互动并进的原则,在有效保护的前提下进行开发,在科学开发中合理利用,在合理利用中加强保护,初步形成了保护、开发、利用三者相辅相成的良性循环。

在发展路径上,以大运河沿岸区域性次中心城市为目标定位,以邳州港搬迁为契机,加快发展旅游观光、文化娱乐等“水岸经济”,建设港口物流园,打造宜居宜商、生态繁荣的滨河“大外滩”。在航道建设上,先后实施了大王庙至徐塘段暗埂切除、徐塘闸爆破拆除疏浚、王楼至万庄段顺直段航道开辟、九龙湾航道疏浚、船行S段航道裁弯取直等整治工程,有效改善了京杭运河邳州段的通航条件和能力。在合理利用上,充分发挥运河的航运功能,利用我市经济腹地宽广、枢纽地位突出的优势,大力发展综合物流。在环境保护上,围绕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尤其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建设,不断强化运河及其支流的水污染防治,积极实施河道综合整治,改善河流生态环境,加快城市生活污水处理和尾水资源化利用工程建设。特别是今年以来,结合“263”专项行动,多部门联手,开展京杭大运河水域生态环境大治理,对113处违法码头装卸点集中整治,共计拆除地磅33台、沙漏109个、吊机28台、变压器2个、房屋204间,同时清除养殖网箱7155箱,面积约111万平方米,基本完成大运河网箱养鱼清理工作,河道水环境明显改观。在文化遗产保护上,不断加强文物古迹保护基础建设,配合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组织人员对运河沿线文物分布情况进行了摸底调查,根据遗产价值分别将其推荐公布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与此同时,对盗掘、毁坏文物等违法行为进行了严厉打击,有效提高了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水平。

二、京杭大运河邳州段保护开发利用工作存在的问题 随着城市化、工业化进程的加速推进,同时受管理体制、利益驱动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我市运河保护开发利用工作还存在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沿河地区发展建设多呈自发无序状态,缺乏统一规划管理。我市新河、运河、戴圩、赵墩、戴庄、邳城、宿羊山、车辐山等沿河各镇(街道)开发建设大多处于自发自为状态,缺乏统一规划管理,各地之间互动性、协调性、兼容性不强。沿河产业层次水平偏低,产业结构有待优化,产业档次有待提升,产业规模有待壮大。同时,大运河由航道、海事、港口、水利、环保、水警、国土资源等多个部门管理,缺乏全面协调统筹,推诿、扯皮现象时有发生,难以形成从管理到保护利用的整体性思路。

二是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资金投入不足。目前,京杭大运河邳州段两岸大多交通不畅,缺少沿河道路,民众出行不便,使群众生产生活受到影响。长期以来,内河航运被认为是落后的运输方式和落后的生产力,建设资金投入有限,内河航运基础设施发展速度和规模相对滞后,水运资源存在严重浪费的现象。航道作为公共产品,无法建立起“贷款建设、收费还贷”的滚动发展机制,导致社会资金难以进入,各级财政性资金投入比例又很少,水运建设总体上缺乏稳定的资金来源 。近年来,我市除少数船闸项目经争取获得部、省投资外,其它航道项目均未获得上级资金支持。内河航运资金供给不足,制约了航运业的持续健康发展,使内河航运成为五种运输方式中最为薄弱的环节。

三是航道成网水平低,水运业发展面临诸多制约因素。市域航道现状条件普遍较差,干线航道里程少,运输能力、效率和保障性低下。内河码头布局分散、规模小、设施落后,只能接纳小型船舶。码头装卸设施简陋,装卸工艺落后,除部分专业码头和少数大型企业专用码头之外,利用自然坡岸、运用人力方式进行装卸的现象普遍存在。由于骨干航道等级低、连通度差、密度小,影响了船舶通航。如水利部门于1995年建造的中运河苏鲁省界控水闸,闸门口宽仅为50米,不能满足二级航道通航技术尺度要求(二级航道底宽为60米),导致过往船舶常与闸门设施碰撞造成损毁事故。另外,目前我市水运运输主体主要以个体为主,企业萎缩,船型多样、标准不一、吨位偏小、市场混乱,竞争力不高。水运货种单一,煤炭、建材和非金属矿石占总吞吐量的95%以上,服务地方发展的能力不强。

四是水质保证措施脆弱,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压力巨大。随着城市化、城镇化的快速发展,京杭大运河的传统功能逐步丧失,部分河段污染严重,部分河段、航段时常出现超标问题,违章建设、乱砍乱伐、违标排放等行为时有发生。京杭运河邳州城区段航道内分布着近二十家船舶修造厂和一些港口货运站点,特别是城区老航道 内长期停泊着数百上千艘“僵尸船”,把航道挤得满满当当,既影响其他船只通行,也大煞风景,有碍观瞻。由于骆马湖、黄墩湖等盛产黄沙,我市及其周边建筑市场非常活跃,运河沿岸逐渐成了黄沙交易的集散地,非法小型码头如雨后春笋般扎根运河两岸,受高额利益驱动,非法码头、沙站虽几经整治但仍难绝迹,既影响行船交通安全,又污染水源和周边环境。京杭运河邳州段是山东南四湖泄水通道,每年汛期洪水冲刷过后,都会造成不同程度的水土流失、滩面地减少、河道淤积和水环境污染。苏北运河常年航行的船舶达15万艘,船员近20万人,每天产生的垃圾甚多。据河海大学环境水利研究所调查,苏北运河上船舶日均产生垃圾101.7吨,油废水5373公斤。京杭大运河邳州段承担南水北调任务,主要利用中运河至不牢河和徐洪河双线输水,目前东线一期工程已建成通水。因南水北调对水质要求与沿线水质现状差距较大,再加上尾水导流工程大部分是利用沿线河道输水水系窜流,以及运河本身也是排水河道,沿河排水口门多,难以长时间保证工程运行时水质稳定达标,难以长时间保证南水北调“一泓清水北送”。

五是大运河遗产保护存在薄弱环节,体制机制不够健全。作为流动的文脉,大运河承载着千余年的文化积淀,是独特的大型线性活态文化遗产。我市大运河遗产涉及面广,种类繁多,内涵丰富,境内有 100多万平方米的文物保护区。多年来,城乡、水利及航道交通建设与大运河遗产保护之间的矛盾依然突出,有的重开发轻保护,对违建行为查处不力,部分建设活动严重威胁着运河遗产本体及其景观环境。而随着国家南水北调工程的推进实施,河道拓宽,水位提升,对运河文化遗产的各个元素、环境风貌、生态系统都造成了现实威胁。我市位于中运河东岸的刘林遗址和梁王城遗址,均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目前,这两处国宝级遗址都处在分洪道运河滩面上,面临被侵蚀破坏的命运,抢救保护工作迫在眉睫。另外,附载在运河两岸和运河上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多散落民间,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渐有销声匿迹的危险,没有了故事的大运河将逐渐失去魅力。

三、京杭大运河邳州段保护开发利用面临的重要机遇 1、大运河经济带建设有望上升为国家战略。近年来,京杭大运河的开发利用工作越来越受到各级政府、专家学者和沿运地区人民的高度关注,他们通过各种形式、各种渠道积极推动运河经济带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专家们认为,中国目前跨区域的条带状经济板块主要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长江经济带,这两大经济带先后上升为国家战略,但均是东西向的,在南北向经济带上,中国缺乏具有国家战略支撑意义上的经济带,大运河经济带即可填补此空白;

“大运河经济带”具有纵贯南北,连通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长江经济带,连接长三角和京津冀两大城市群,形成新的国家发展支撑的战略作用;“大运河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是有效保护和开发利用大运河,实现经济发展与文化遗产保护、生态环 境建设有机协调的迫切需求;“大运河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与“一带一路”战略相呼应,是实现“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运河经济带”对江苏省实现苏南、苏中和苏北统筹发展、融合发展、协调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今年3月,扬州大学商学院教师、全国政协委员黄杰上交的《建议将建设“大运河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的提案,经全国政协主席会议审定,被列为全国政协2017年度重点提案,将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办,文化部、水利部、交通运输部、环境保护部会办,全国政协督办。今年4月20日至23日,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家瑞率调研组,专程来我省就该提案进行督办调研。这标志着大运河经济带建设有望继“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之后,成为第四个国家级区域发展战略。

2、 沿运河区域建设纳入国家、省、市发展战略规划。2010年5月出台的《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将沿运河发展带纳入长三角地区“一核九带”空间发展布局,明确提出,依托人文底蕴深厚、生态环境良好的优势,大力发展旅游休闲、文化创意等服务业,积极发展生态产业,改善人居环境,成为独具特色的运河文化生态产业走廊。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我省就提出过沿江、沿海、沿线(陇海铁路线 )、沿河(大运河)的“四沿”发展战略。《江苏省新型城镇化与城乡发展一体化规划(2014-2020年)》提出,进一步优化城镇化战略布局,形成以沿江、沿东陇海线为横轴,以沿海、沿大运河为纵轴,以轴线上区域性中心城市为支撑,以周边中小城市和重点中心镇为组成部分,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两横两纵”空间布局和城镇体系。《江苏交通运输现代化规划纲要(2014-2020年)》提出,加快沿运河城镇轴建设,加快形成以水运和铁路为主的绿色集约运输通道,带动苏中苏北腹地发展振兴。徐州市委、市政府新近出台的《徐州市优化生产力布局指导意见》提出,优化“一核、五沿”(都市核心区,沿东陇海线、沿徐宿通道、沿徐济通道、沿京杭运河和沿黄河故道)生产力布局,引导产业集聚发展、要素合理配置、资源集约利用,形成特色鲜明、优势互补、集约高效的产业发展空间格局;

加强沿京杭运河产业联动,重点发展生产资料物流和运河文化旅游产业,将沿京杭运河区域打造成为多式联运现代物流集聚带和滨湖沿河历史文化旅游廊道。

3、徐连运河建设取得重大进展。目前,制约我市乃至苏北水运业发展的最大瓶颈便是苏北运河不通海。京杭大运河是贯通南北的黄金水道,特别是苏鲁段最为繁忙,但在山东到江苏近千公里的航段上,却只有通过长江转经上海的一个货物出海口。徐连运河的建设,弥补了京杭运河山东和江苏北部这一最繁忙航段货物不能直接出海的缺憾,打通了千里运河直接连接海港的通道,对苏鲁豫皖,特别是苏北经济的发展,意义非同寻常,可起到一石多鸟的重要作用。同时,徐连运河目前已初具雏形,只是一项改造贯通、完善提高的工程,并非如平地开河那样,征地、拆迁、挖河等工程浩瀚,投资巨大。

近年来,徐州与宿迁、连云港等市一直积极争取上级支持,推进徐连运河早日开工建设。今年4月25日,江苏省发改委在南京组织召开宿连航道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审查会,审查并通过了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这标志着宿连航道工程前期工作取得实质性进展,也标志着徐连运河建设取得重大突破。

4、大运河成功申遗的红利持续释放。在2014年6月22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大运河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46个世界遗产项目。大运河的成功申遗,带来的效应和红利多多:增强国民对大运河历史文化的保护意识和责任感;

进一步提升大运河水利、航运的现实功能;加快沿运城市文化旅游业的发展;促进人们重新认知运河文化景观资源系统,更深入地评估其科学价值和经济价值,等等。虽然因种种原因,京杭运河邳州段没有遗产点入选世界文化遗产,但大运河申遗成功,依然会对我市经济社会发展和文化建设带来深远和积极影响。

5、沿河地区再开发进入黄金期。纵观全球地理区块,大江大河历来是世界各国文明的集聚带,也是世界各国工业各阶段的产业集聚带。当今,大江大河产业带已占世界GDP总量的60%,世界各国无不把江河的开发开放放在优先发展的地位。20世界以来,欧美等国家沿河地区开发经历了一个由繁荣到衰退继而再开发的过程:在工业化初期,沿河地区是重化工产业布局的重点;

在工业化中期,水环境的破坏,以及铁路、高速公路等其他交通方式的大力发展,使沿河地区逐渐衰落;在工业化后期,随着环境质量的改善和对服务业的关注,沿河地区的再开发成渐成热潮。同样,京杭大运河也经历了这样的命运变迁,随着公路、铁路、空港等现代化交通网络的快速发展,如今的运河已不再是交通的主角,“黄金水道”的经济带动功能在弱化,对沿运地区经济发展的影响力也有所降低。为使古老的运河重新焕发生机,在区域经济发展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八五”以来,党中央、国务院一直把运河治理作为交通重点工程,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江苏、浙江等运河流经的省市,也都不断加大运河整治和开发力度,特别是南水北调工程的实施,使得京杭运河的再开发愈来愈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

四、京杭大运河邳州段保护开发利用的基本原则 1、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京杭运河邳州段是国家南水北调工程重要节点和“江淮生态大走廊”重要节段,也是邳州市城区重要饮用水源,被 我市划为生态红线重点保护区域。因此,必须始终把保护环境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坚持保护为先、绿色发展。建立健全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和水资源管理制度,强化流域生态修复,尊重自然规律及河流演变规律,保护和改善流域生态服务功能。在保护生态的条件下推进发展,实现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相适应,走出一条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道路。

2、以水为本,综合利用。京杭运河具有水利、水上运输和水环境等多种功能,客观要求必须实行综合开发,实现“一水多用”。加强运河开发建设必须做好“三水”大文章,综合利用河道、河岸、河堤以及沿线地区的各种自然、经济、社会、文化资源,充分发挥运河的生态功能,提升文化功能,开发旅游功能,注重休闲功能,强化商贸功能,优化居住功能,把“水文章”做足、做好。

3、因地制宜,扬长避短。邳州沿运地区具有不同于京杭运河其它区段的优势,应当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建设有地方特色的大运河经济带。要通过功能更新、优化资源配置和空间整合,重点发展临港产业、现代物流业和生态农业、旅游业,把邳州沿运地区建设成为苏北可持续发展示范区、新兴产业密集区。要注重资源节约、生态建设,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服务群众、生态文明的发展道路,建设环境友好和资源节约型社会。

4、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目前,我沿运地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还相当薄弱,建设大运河经济带必须加大投入力度。政府部门要积极发挥宏观调控作用,通过统筹规划、政策引导,大力改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为大运河经济带建设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与此同时,要更加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按照市场运行规则和市场需求,确定产业发展的方向及重点产业项目,并运用多样化的市场运作方式,调动社会各界的积极性,鼓励民间资本通过独资、合资、入股等方式参与建设,形成运河开发建设的强大合力。

5、统筹规划、有序开发。着眼长远发展,做好顶层设计,加强规划引导,既要有“快思维”、也要有“慢思维”,既要做加法、也要做减法,统筹推进沿运地区开发建设。要充分发挥好沿运各镇村的积极性,形成统分结合、整体联动的工作机制。坚持由点到轴到面,有序推进区域开发,防止一哄而上,坚决避免上马污染项目,坚决避免违章建筑。

五、加强京杭大运河邳州段保护开发利用的对策建议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国家战略格局的转变,京杭大运河的价值被赋予了新的、更加丰富多元的内涵,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加强京杭大运河邳州段保护开发利用工作,既是传承历史的要求,更是现实发展的需要。为此,提出以下对策建议:

(一)以规范高效为目的,加强组织协调,营造运河保护开发建设的强大合力。运河发展涉及不同行政区域,容易因利益之争导致无序竞争,应按照整体利益最优化的原则,整合利用资源,协调各地共同参与开发建设。一是成立组织机构。大运河集航运、灌溉、防洪、排涝、调水等功能于一体,但多年来没有一个专门的组织机构来统筹协调其保护开发利用工作,如防洪保安由水利部门负责,河道管理由交通部门负责,文化保护由文化部门负责,污水治理由环保部门负责。出于部门职能需要,在运河的保护与利用问题上分歧很大,比如文物部门重保护,而水利、交通部门重利用。同时,沿运各地对运河保护利用的重视程度不同,成效也千差万别。为此,建议我市成立京杭大运河保护开发工作领导小组,由市分管领导任组长,市直有关部门、相关镇(街道)分管领导任成员。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建议设在市发展改革委),制定出台相关政策意见,及时研究、解决运河保护开发建设中的重大问题,确保各项政策措施落到实处。二是加强规划引领。建议我市积极借鉴长江经济带建设经验,聘请国内权威机构,尽快编制《邳州市京杭大运河保护开发利用总体规划》。在规划编制中,要正确处理局部与全局、兴利与除害、干流与支流以及上、中、下游地区等方方面面的关系,分清轻重缓急和先后次序,统筹兼顾,统一安排。要明确近、中、远期开发的目标、重点和政策保障措施,切实加强监督管理,把运河开发建设纳入科 学、规范、有序、有效的轨道上来。三是加大投入力度。运河保护开发建设是一项浩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我市沿运各地多属欠发达地区,资金短缺,在资本货币市场上也没有优势。因此要完善运河开发建设的政策支持体系,充分利用计划、投资、财政、信贷等手段加强宏观调控,以弥补市场机制的不足。在增加财政转移支付和信贷规模的同时,建议设立“运河开发基金”,采用投资补贴的方式吸引更多的投资客商。要按照“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努力构筑投资主体多元化、资金来源多渠道的开放式开发格局,吸引更多资源、资金投入运河开发建设。四是深化运河学研究。我市大运河文化研究会成立较早,在运河文化研究、宣传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建议市里在研究经费、办公条件等方面予以倾斜,深入研究运河与交通、旅游、城市、经济、文化、环境等各方面的关系,多出研究成果,为京杭运河发挥更大作用提供智力支持。

(二)以提升通航能力为目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大力发展水运业。一是深入开展航道综合整治升级。整合两岸港口和码头资源,强化航运一体化管理,推进运河航运业集约发展。出台对内河集装箱运输重点航线、重点船舶公司、货代公司、港口企业的扶持政策,推进内河集装箱运输发展,实现内河集装箱运输的规模化效益。大力发展矿石、液化气、化学品等专业化船舶运输,推动内河船舶向大型化、专业化、节能化方向发展。采取鼓励政策积极发展绿色船舶,淘汰老旧船舶,发展江海直达型船舶,全面提升内河营运船舶净载重能力。

近期应重点对我市城区段运河航道进行规划整治,重新划定船舶工业园,将城区段航道两侧的船厂、码头等临河设施迁移,把老航道内长期滞留的船舶引导到下游湖区宽阔航道停靠,对城区段航道进行护坡、绿化。三是切实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把大运河基础设施建设列入全市年度重点工程,给予重点支持。高标准规划建设沿河大道、疏港公路、疏港铁路、跨河大桥,彻底改善两岸交通环境。加强防洪排涝能力建设,实施病险水库除险加固、灌区续建配套、节水改造和饮用水安全工程。加快完善水、电、气、通讯等配套基础设施,带动两岸产业发展和新型城镇化建设。三是大力发展内河航运业。内河运输借水行舟,具有占地少、污染小、能耗低、运量大、运距远、成本低的特点。据测算,河流、铁路、公路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比为1:3:7,修建1公里公路或铁路约占地50亩,而航运利用天然河道,占地少,投资小,有利于生态环境保护,长远效益高。而内河船舶吨公里运价约为火车运价的1/2、载货汽车运价的1/7。我市有着运河、沂河等丰富的水运资源,应该抢抓徐连运河建设机遇,用足用好得天独厚的水运条件,大力发展内河航运业。

(三)以运河文化遗产保护为抓手,彰显人文生态之美,构筑运河文化景观带。

大运河是人类社会的奇观,是极为重要的文化、生态、景观廊道,具有很高的开发利用价值。一是发掘历史文化遗存,精心打造运河文化带。运河的开凿、通航和政治、经济、文化的全面繁荣,为运河流域、为中华民族、为世界文化保护留下了众多的文物古迹。京杭运河邳州段作为运河流经的重要区域,拥有大量的运河历史文化遗存和丰富多彩的运河文化资源。我市要切实加强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力争每处遗产都达到“四有要求”,即有档案、有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有保护标志碑、有保护机构。特别要采取切实有效措施,保护好刘林遗址和梁王城遗址这两处国宝级遗产。要继续深入推进运河文物资源调查工作,实施大运河沿线重点文物抢救保护计划,集中修缮、整治和展示一批具有典型运河遗产价值的文物点;

积极开展运河沿线名镇、名村和历史文化街区综合整治工作,有效提升城市形象;进一步调查整理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建立资料数据库,寻访、挖掘、认定和命名其中的杰出传承人。通过努力,争取未来有项目入选“大运河世界文化遗产扩展补录项目”。同时以此为契机,积极开发、利用运河沿线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建造一批以运河为主题的公园、广场、博物馆、纪念馆、游览区等,精心打造运河文化带。二是加强环境治理,精心打造运河风景带。运河之美,首在风景。要以“天蓝、水清、树绿、花香、船美”为目标,大力开展京杭大运河邳州段环境综合整治工程,构筑“船在水中行、车在林中驶、人在景中游”的优美意境。积极适应南水北调工程对水质的要求,彻底治理水污染,确保“一 河碧水永流”。实施“船闸公园化、堤岸风景化、港口花园化、泊船区服务化、船舶美观化”改造升级工程,使京杭运河移步皆景,处处令人流连忘返。精心构筑以京杭大运河为走廊、运河支流为廊道、以与运河毗邻的湖泊和湿地为斑块的生态风光带,形成运河沿线水平高、功能全、影响力大、知名度高的“绿色走廊”。三是充分运用运河资源,精心打造运河旅游带。碧波荡漾的自然风光及京杭大运河所积淀的2000多年的历史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大运河的精华所在,是旅游开发的宝贵资源。大运河旅游的功能定位应以历史文化考察游和生态观光游为主,同时积极开发休闲度假、宗教朝拜、红色教育、民俗体验等多种旅游形式。邳州是一片红色的土地,大运河畔英雄辈出。目前,我市运河沿线拥有淮海战役碾庄圩战斗纪念馆、禹王山抗战遗址纪念园、王杰纪念馆、李超时纪念馆等众多红色景点,应精心打造一条红色旅游精品线路。我市运河流经地区农村原始风貌保存良好,除自然风光外,还有许多渐趋消失的传统农事活动和民俗风情,包括婚嫁民俗、饮食民俗、农耕文化、时令节庆、地方戏曲、传统工艺等,可以藉此打造民俗体验游活动。2014年下半年,我省专门组织编制了《江苏省大运河风景路规划》并正式颁布实施,我市要按照《规划》确定的目标任务、总体布局、建设标准和控制要求等,落实具体措施,抓紧组织编制本地区大运河风景路详细规划,深化和完善大运河风景路线网布局,重点加强风景路与大运河沿线城镇、特色村庄、景区景点等的有机联通,加快构建大运河风景路网络体系。

(四)以产业转型升级为路径,突出绿色、环保、低碳特征,加快建设大运河经济带。坚持“沿线统一规划、节点集中开发”的原则,根据运河及其沿岸地区的环境特点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因地制宜,发挥比较优势,统筹规划产业发展、合理布局产业功能区,重点发展绿色生态产业和新兴产业,构建地方优势产业集群。一是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以环保、生态、低碳、高新为衡量标准,明确运河沿线优先开发、重点开发、限制开发和禁止开发区域,优先发展新能源、新材料、新医药、电子信息等新兴产业,鼓励发展机械制造、船舶制造、板材家具等优势产业,限制发展冶金、建材、电力等传统产业,禁止发展“五小”企业。利用运河供水充沛、适宜货物大进大出的优势,着力招引投资规模大、带动性强、污染少的龙头型、旗舰型项目,积极延伸产业链条。二是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进程。把高效设施农业、生态农业作为沿河地区的主攻方向,积极发展无公害、绿色、有机农产品,创建一批全省全国知名品牌。推进沿河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做大做强农产品加工业,加快发展休闲观光农业、乡村旅游业、农村电子商务,积极发展智慧农业、创意农业、农光互补等新业态 ,把沿河地区建成全国淮海经济区重要的农副产品生产基地和出口加工基地。三是加快推进现代服务业进程。以邳州新港建设为龙头,着力提升综合运载能力和辐射影响力,全力打造国家级现代物流基地。推进海关商检监管点、内河口岸、电子口岸、无水港、保税物流园区等建设,打造便捷物流通道,让平台经济成为邳州重要增长点。

责任编辑:黄佳

相关文章
0
苏ICP备15032950 版权所有: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中国运河广告招商部联系电话:0510-85138322 18610600393 18618130703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0-85138322
© 2018 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