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新闻
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运河博物馆,怎么讲好运河故事?
2021-06-18  来源:新华日报    

  6月16日,位于扬州运河三湾生态文化公园的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正式建成开放。同日,大运河文化发展论坛在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隆重举行。在大运河原点城市扬州,举办大运河文化发展论坛暨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建成开放活动,为传承运河文明、讲好运河故事、传播运河文化、造福沿线人民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唐风古韵,气势恢弘,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张锦秋设计的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宛若一艘大船在运河上扬帆远航,乘风破浪。“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濒临古运河,唐代的扬州曾是仅次于长安、洛阳的中国第三大城市,因此我在设计时吸取了唐代建筑多元、开放、包容的精神,展现了大气质朴、飘逸舒展的唐风。”大运河文化发展论坛上,85岁的张锦秋院士如此阐释自己在设计中倾注的匠心和创意。

  凡有运河处,尽向此中来。走进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内,“大运河——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因运而生——大运河街肆印象”2个基本陈列和“运河上的舟楫”“世界运河与运河城市”等9个专题展览,生动展现了中国大运河在国家治理、文化融合、对外交往、河工技术、交通运输等方面的智慧,令每一位参观者目不暇接,流连忘返。

  “我们用全流域、全时段、全方位的展陈方式,来展现中国大运河的历史文化。”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馆长郑晶介绍,“全流域”指的是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和浙东运河;“全时段”是指从春秋时期开凿邗沟开始,直到今天运河给人带来的美好生活;“全方位”是指通过常设展览和临时展览,反映大运河物质和非物质文化的方方面面。

  目前,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已拥有反映运河主题的古籍文献、书画、碑刻、陶瓷器、金属器、杂项等各类文物展品1万多件(套)。这些藏品来之不易,负责博物馆展陈和运营的南京博物院在两年多时间里,从“零藏品”“零展品”起步,通过考古发掘、收购、接受捐赠、友情制作、模型复制等方式,积累起了相对可观的馆藏。

  建成开放仪式上,有关方面和文艺界人士向博物馆捐赠了百米长卷美术精品《中国大运河史诗图卷》、中国画《扬州胜迹图》、书法长卷《运河颂》等珍贵藏品。“没有大运河,哪有江南的繁荣富庶?运河给中国带来持久的太平和安宁,作为一位书法家,我唯有用一笔一画来赞颂大运河。”向馆方捐赠书法长卷《运河颂》的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孙晓云动情地说。

  16日上午的大运河文化发展论坛上,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单霁翔、北京大学历史地理与古地图研究中心主任李孝聪、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设计者张锦秋,分别围绕和运河相关的命题作主旨发言;16日下午的“大运河文化与中华文明”“文旅融合背景下的大运河博物馆的运营管理”两个分论坛上,来自国内各大博物馆的馆长、文博学者们,各自阐发观点,纵论如何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大运河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

  “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的建成,堪称大运河畔的文化奇迹。”单霁翔认为,扬州是大运河的“原点城市”“主场城市”,他在新作《大运河漂来紫禁城》中用相当篇幅介绍扬州的运河历史文化印记。单霁翔注意到,扬州牵头中国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后,每年依然会举办众多和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大运河文化推广传播相关的活动,在国内和国际上产生了重要影响;参与主编《中国运河志》的李孝聪教授则建议,在大运河文化带和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中,“要注重保护运河旧迹,维护运河水质,传承运河文化,发挥运河功能。”

  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的正式开放,也成为扬州全城瞩目的一件文化盛事。16日下午2点,博物馆门前,市民和游客排起了两百多米长的队伍,有序地等待进入馆内参观。开放的第一个半天,这座刚刚诞生的博物馆就迎来了5000名参观者。

  “扬州人都是喝着运河水长大的,这座博物馆犹如一本大书,让我们更加了解身边这条古老的大运河。”人群中,扬州市大运河保护志愿者总队的志愿者丁东民难掩激动心情。在扬州,从小学生到退休老人,都将守护运河生态、传承运河文化视为自己应尽的责任。“我就住在大运河边的东关街,运河塑造了我们扬州的城市性格,书写了扬州的城市文化。”21岁的扬州大学广陵学院学生李科扬希望自己能成为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的第一批志愿者。

  作为我国首座集文物保护、科研展陈、社会教育为一体的现代化综合性运河主题博物馆,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也将成为讲好中国运河故事的一扇重要窗口,向世界宣传中国形象、展示中华文明、彰显文化自信。

  在韩国驻沪总领事金胜镐看来,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的建成意义重大,“中国大运河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这说明大运河不仅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长期以来,中国人民完好守护着这一世界文化遗产,对于全世界历史文化的传承都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扬州大学中国大运河研究院副院长黄杰认为,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应多发挥“国家馆”的作用,多多与国内外高校和科研院所联系,加强对全世界运河文物的研究,以一流科研成果服务社会教育、文化传承和国际传播。

  早在开馆之前,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就已经入选国家文物局选定的全国15家世界一流博物馆备选名单,这为博物馆的运营团队增添了信心。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表示,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将在3年实现年接待观众150万人,其中70%为外地游客,“我们将充分发挥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在大运河文化带和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中的重要作用,扩大大运河遗产价值、文化价值的传播力和影响力,提升公共文化服务能力和旅游贡献度,使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成为大运河文化带的新地标,打造弘扬大运河文化的传世之作和精品之作。” 

|论坛原声|

  单霁翔中国文物学会会长、故宫学院院长

  大运河跨越八个省,是庞大的线性的文化遗产,在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中,不但要保护大运河文化要素,还要保护人与自然共同创造的大运河文化景观;不但要保护静态的大运河文化遗产,还要保护大运河活态生活;不但要保护古代的运河遗产,也要保护近代的、当代的大运河水工设施;不但要保护文物点,还要保护大运河的文化线路;不但要保护运河沿岸的宫殿建筑、寺庙建筑、纪念性建筑,还要保护普通老百姓生活于其中的传统村落等。

  最重要的,不但要保护物质文化遗产,还要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具体说来,要注重对大运河的16种景观进行保护,分别是大运河沿线的自然景观、历史景观、建筑景观、工程景观、运输景观、河道景观、街区景观、园林景观、宗教景观、商业景观、民居景观、民俗景观、生活景观、生产景观、艺术景观和城镇景观。

  李孝聪《中国运河志》核心专家、北京大学教授

  大运河不仅有辉煌的历史,也有可触摸的遗迹,而且今天仍然部分地发挥着现实功效,我们应当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呵护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运河旧迹,维护运河水质,传承运河文化,发挥运河功能,建设大运河文化带和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

  历史的魅力,往往不在于宏大的叙事,而在于对细节的挖掘,要充分了解中国古代运河及其水利工程的形态,运河沿岸的环境,运河城市的变迁与人文景观等重要的历史信息,对于保护、传承与利用大运河文化皆大有裨益。

  江苏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扬州、无锡、苏州等地,很多运河水道得到恢复,两岸建筑在维持昔日风貌的情况下能为现在所用。今后,继续探查古运河遗迹,恢复城市内的运河旧迹,维护运河堤岸及水运设施,定期举办大运河学术论坛,举办相关影视作品展等,都是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中可以做的事情。

  张锦秋中国工程院院士、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设计者

  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是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江苏省大运河文化带上一个重大的建设项目,应该成为中国大运河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象征。

  作为保护、展陈、研究、交流、文化休闲等功能的巨大容器,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在功能设施、技术理论上都应该是世界一流的现代化大型专业博物馆,应该是一座实实在在节能环保的绿色建筑案例。历史文化名城扬州与大运河同生共长,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的建设应与扬州的城市文化特色相协调,反映现代扬州的时代风貌,并与扬州经济社会发展形成良性的互动,成为人民美好生活的多彩元素。

  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的总体布局充分利用地形,将平面是矩形的博物馆布置在三湾湿地公园一弯以北,建筑长边平行于古运河东岸,主入口设在矩形南端,红色“剪影桥”联通了城市通往园区的主干道,将车行、步行不同的游人引导入馆前广场。

  作为整个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的“点睛之笔”,大运塔设在博物馆主建筑西侧,高耸于运河东岸。大运塔加强了博物馆在运河航道和扬州市湖、城、河文化轴上的标识性,同时又是登高观望三湾水工智慧、运河文化线的观光平台。

  大运塔为正方形呈唐风,塔身挺秀,与扬州秀丽气质相协调;运用了轻盈通透的材料结构,呈现代感。大运塔通过今月桥与主馆相联,其半圆形的承托结构倒影在水面上,恰是正圆。

  6月16日下午,大运河文化发展论坛分论坛,在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内举行,与会嘉宾围绕大运河文化与中华文明、文旅融合背景下大运河博物馆的运营管理等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上个月颁布的《关于推进博物馆改革发展的指导意见》对博物馆下一个阶段的创新点和发力点具有指导意义。中国博物馆协会理事长刘曙光在论坛上表示,《指导意见》经过了充分的调查研究,也考虑到了实施推广的可操作性。

  文件从大局出发,在如何贯彻落实博物馆改革发展上,分门别类地进行了主题性和方向性的指导。“我首先倡议我们各个博物馆,尤其是大运河沿线的博物馆发挥实干精神,无论是基础比较好的综合性博物馆,还是行业高校博物馆等,都可以立足自身优势进行谋划。”刘曙光提议,各博物馆要主动借力,从《指导意见》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发力点,结合实际,从中找到突破的方向。

  位于长江与京杭大运河“十字水道”上的镇江,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也孕育了底蕴深厚的运河文化。镇江博物馆馆长周明磊和大家分享了保护大运河的镇江探索:立项京口闸遗址展示馆;复现西津渡文化街区景观;金山、焦山、北固山三山资源,在复原保护生态的前提下,让运河的文明、先人的智慧留在今天。除此之外,镇江博物馆积极创新,实行文物分级管理,用展览打造利用空间,同时进行分众解读研究,让文物“活”起来。她表示,“沿江游、沿河憩、江河渡收眼底”的旅游设想将成为下一步的发展目标。

  除江苏外,大运河沿线各省市也纷纷在打造“运河博物馆”上发力。今年4月,名为“运河之舟”的首都博物馆(东馆)主体结构封顶,可以预见,在大运河文化带沿线,各地都会陆续建设大运河博物馆。如何“坚持文化特色,避免同质化”是摆在众多博物馆面前的问题。论坛上,专家强调“定位很重要”,首都博物馆副馆长杨文英表示,要瞄准定位,坚持每个博物馆的文化个性,历史、现在和未来给了运河博物馆更多创新机会,给了科学研究更大的空间。

  面对大运河沿线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在文旅融合的时代背景和新发展要求下,博物馆如何积极行动,让旅游业为博物馆带来新的发展空间,让博物馆为旅游注入新的文化内涵?“全景故宫、数字文物库、故宫名画集、视频课程、网络直播课……”故宫博物院党委书记、副院长都江海对故宫的全媒体产品如数家珍。激活数字资源,用动画的形式讲述故宫故事,文创产品不断推陈出新,圈粉无数。都江海说,“挖掘故宫的价值和文化,我们在传播手段、传播方式方法上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何依托运河文化资源,讲好中国故事,河南博物院副院长李琴分享了自己的几点思考。她说,要通过跨界融合,在为公众提供多元文化产品方面打破行业壁垒,加快文化传承创新,策划、开发、设置一系列更加多元、更具特色、更有活力的优秀作品,使公众在参观、体验过程中提升坚定的文化自信。

  对于提升博物院的国际影响力,李琴表示,要在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方面重视语言在对外形象中的先行性、基础性、工具性和人文性作用,构建跨文化、跨区域和跨国别的运河文化形象传播和对外话语体系。中国外文局外文出版社英国专家大卫·弗格森则表示,可以把大运河运作得更加商业化一些,鼓励国内外游客来旅游,带来更多的商机和工作机会,提高大运河的影响力。

  用好运河资源,讲好运河故事,护好运河文化,成为此次论坛上专家们的共识。他们表示,要在立足本地丰富的历史资源的同时,互相借鉴,放眼未来,让大运河的故事永远传唱。

责任编辑:张宁

相关文章
0
苏ICP备15032950 版权所有: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中国运河广告招商部联系电话:0510-85138322 18610600393 18618130703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0-85138322
© 2018 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