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新闻
大运河文化带的医药文化: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2018-05-30  | 来源:运河网公众号  | 作者:唐尧根  

  中国大运河和万里长城是中华文明伟大的标志性工程。2014年6月22日,中国大运河列入《世界遗产名录》。2017年6月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就大运河文化带作出批示,为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拉开了序幕。

  改革开放以来,大运河的研究已成为大运河文化爱好者的热点。然而,如果以大运河作为线,运河带城市作为点,则是点上研究较多,一条线上的研究较少;以发展经济,开发旅游研究较多,对历史底蕴研究较少。而教育、卫生研究更是少之又少。由无锡人陈壁显主编,中华书局出版的《中国大运河史》,未见教育、医药卫生的条目,仔细翻阅,仅见第六章明清时期的第七节中有一段不足千字的医药卫生内容。

  在现代,人们一致认为教育是智力投资,强国之本,卫生是健康投资,而没有健康投资,或缺少健康投资,智力投资将成为无效投资。

  在古代,运河的开凿,运河带的城镇兴起和人口集中,其实是同教育,医药卫生密切相关的,然而现在大运河研究者,关注的往往是经济开发、旅游之类。从大文化的视角,医药卫生历史已成为运河文化研究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中国大运河包括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浙东运河。古代的京杭大运河是可以说相当于20世纪的北京至上海的京沪铁路,现在的京沪高铁,它的重要性和功能不言而喻。

大运河实景图

  京杭大运河带的医学家

  自古以来,各种史书、方志,均有对著名医学家收录和列传,这里主要选自《中国医学通史》中列传的医学家。《中国医学通史》是我国唯一的,由已故前卫生部部长陈敏章任编审委员会主任委员,组织全国(包括港、澳、台)的医史学家,历时十多年编写而成的大型专业史。

  在《中国医学通史》中的列传者,以下用表式列出。

京杭大运河带医学家一览表

  在《中国医学通史》中,凡列传者,几乎均有著述留于后世。前不久,全国各地200多位肾病名中医和专家学者在无锡纪念无锡藉一代名、中医肾病学奠基人邹云翔先生诞辰120周年。东绛出生的邹云翔,30多岁才弃文从医,他是江苏省中医院创始人之一,中医界不多的学部委员,中央保健委员会医师。他提出的:“肾为先天之本,生命之根,治肾不可拘泥于肾”等学术思想成为我国现代中医肾病学的基石。他的学生中两位成为国医大师。然而邹氏未列入《中国医学通史》和《辞海》的人物列传。也许是漏记,或是缺少大部头著述。

  焦易堂(1880-1950)。早年加入同盟会,为国民党元老,1931年7月,焦易堂支持立法院法制政治会议上,他和陈立夫等人提出成立国医馆的提案获批准;1936年1月《中医条例》颁布,他积极支持中医界争取合法权利的抗争活动,自始至终担任国医馆馆长。他虽不是医生,但反对废除中医,在中医事业的发展起了不可磨灭的作用而列入传记。

  湖北蕲州人氏李时珍,似乎同京杭大运河带无关联,但其人生经历中,和金陵、太仓有密切关联。据史料记载,在江宁采药,很多南京的地产药材收入其书中,当《本草纲目》在1578年成书后,李时珍于1580年去太仓访王世真求序。在那个时代,金陵是全国出版、印刷中心,但出一部书是很不容易的,李氏动用全家的力量,包括社会力量,直至1593年李时珍逝世那年,由金陵胡承龙刻成出版。史称金陵版,现存世已少之又少。

  《本草纲目》

  医学与社会经济、文化的关联

  几千年来,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离不开中国传统的医药学。医学是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社会经济的发展,促使了医学的发展;而医学的发展和进步,保障了人们的身体健康,从而又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发展。因而可以说医学与社会经济,文化是密切关联的。

  京杭大运河成为南北通道,我们不仿从元世祖忽必烈建立元朝定都大都(今北京)说起。从征集民工开河起,到漕运、在元明清时代,天津、沧州、临清、济宁、聊城、徐州、淮阴、扬州、镇江、常州、无锡、苏州、嘉兴、杭州成为很重要的商贸城市,大量外来人口、文化、经济南北交流,各个时期都需要医务人员为他们服务,那末,他们是怎样服务的呢?笔者手头有限的文献中找不到。笔者查阅沧州、扬州、武进、无锡、苏州等地卫生志,它们记录的明清医药卫生盛况,几乎均未和大运河挂钩。2018年5月8日,笔者与《中国大运河史》一书的执行编委吕锡生教授探讨,吕教授认为参编者不熟悉医学史,而熟悉医学史的未参与该书的编写。就是刚出版的首部中国大运河蓝皮书——《中国大运河发展报告(2018)》中也找不到蛛丝马迹。很有意思的,在13世纪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在其游记中,记载了苏州、杭州的中医药盛况,从一个侧面反映医药文化和运河带商贸繁荣兴盛的关联。

  2003年春节,央视热播电视剧《神医喜来乐》,笔者致函沧州卫生局的文友赵征红先生,来函,并赠送一部《沧州市卫生志》,称喜来乐是张锡纯等多个当时的名医的经历经过艺术加工而成。这部电视剧十多年来,已经多次重播,文化内涵丰富。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京杭大运河带上的沧州的医药文化状况。

  另据清代杨锡绂的《漕运例纂》记载,漕运军卒搭载一定数量“土宜”,可沿途贩卖,并免其抽税,土宜有数百种,分11类,药材也在其中。上述零星记载的运河文化中,可算是医药文化的蛛丝马迹了。

  《漕运例纂》

  大运河带医学对中国医学之贡献

  2008年,大运河沿岸35座城市结成大运河保护与申遗联盟,2014年6月22日,中国大运河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申遗后的研究已转向保护、开发、旅游等方面。

  元明清时期大运河带的医学状况如何,这里仅根据《中国医学通史》中收录入列传的医学家及其他们的论著进行分析,并试作讨论。

  在元代,全国列入传记的医学家计21人,其中大运河带为3人,即占14.3%。

  在明代,全国列入传记的医学家计30人,其中大运河带10人,占33.3%。

  在清代前中期,全国列入传记的医学家计24人,其中大运河带13人,占54.2%。

  在近代,全国列入传记的医学家计79人,其中大运河带34人,占43.0%。

  这段时期,全国列入传记的医学家共计154人,大运河带计60人,占39.0%。

  再从他们的论著来分析,如元代陈元已的《注解伤寒论》,滑寿的《十四经发挥》,明代楼英的《医学纲目》,薛已的《内科摘要》,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马莳的《灵柩》全注本,缪希雍的《先醒斋医学广笔记》、《炮制大法》、王肯堂的《六科证治准绳》、吴有性的《瘟疫论》。这些医学家的论著对后世中医药的传承和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清代以来,大运河带的医学家的论著更多,内容更丰富,同时随着西学东渐,中西医学两种体系的碰撞交融,这些内容已不可能在一篇短文中展开,这里仅举几个典型例子加以讨论。张志聪少年丧父,弃儒习医,成名之后招同道弟子数十人,讲论医学,为中医教育的创新,其子及门人十余人均成为名医,有著作多种留世。吴江人徐大椿(字灵胎),精勤于学,对医学诸家均有独到见解,著作甚丰,被认为中医史上千百年独见之医学评论大家;受其父水利专家徐养浩之影响,对家乡水利建设作出贡献,称其医人医国。《杂病源流犀烛》30卷为无锡人沈金鳌(号尊人)所作,富有个人经验,又能博彩前人著述,因病用药,理法方药比较启合。

《杂病源流犀烛》

  《温热论》为温病学说的奠基之作。是叶天士口述,门人顾景山记录而成。唐大烈将其刊入《吴医汇讲》首卷,称《温病论治》,对后世影响很大。

  再说苏州名医唐大烈的《吴医汇讲》,首卷刊于1792年(乾隆57年),汇讲先后出版11卷(期),收载了吴地41名医学家的各类论著94篇,叶天士的《温病论治》在《吴医汇讲》上发表后,才得以发展演变为温病学说。《吴医汇讲》卷首有唐氏自序,并有凡例7条,已近似于现代学术期刊的投稿须知,虽然由于历史的局限,当时科技水平的限制、信息传递、印刷技术的制约,邮路的落后诸因素,不可能像现代的刊物有月刊、周刊,它仅每年出一卷(期),但已具备科技杂志刊物的特点,或者说萌芽,所以可以说它是我国最早的中医综合性学术期刊。而从文化科技史研究证明,也是我国最早的学术期刊,其价值已超越了单纯的医学。

《吴医汇讲》

  从明清以来,常州武进的孟河小镇形成了一个影响中外的孟河医派,其时间跨度之长,杏林人物之多,论著之丰富,影响之深远,是一大课题;清代中后期,孟河医派逐渐东进,无锡、苏州,直到上海颇受其影响,直到清季、民初,孟河医派几乎占领了大上海。1917年,丁甘仁、夏应堂、谢观等在上海创办上海中医专门学校(现上海中医药大学前身),开创近代中医教育的先河。孟河费伯雄在道光年间曾两度应召入宫,先后治疗皇太后肺痈和道光皇帝失音证,赐匾额称其为“是活国手”,咸丰时,费氏医名大振,远近求医者慕名而来,门前常舟楫相接。1860年,太平军占领江南,费氏所著《医醇》24卷毁于战火,赤手渡江,移居扬州,追忆《医醇》中语,随笔记录,仅得原稿十之二三,于1863年编成《医醇剩文》2卷。上述情况可见,来看病的到战乱逃难,无不与运河带有关。那时运河和及其支系是主要的交通出行方式。有关孟河医派,德藉英国人缪卫群经过多年研究,在本世纪初还出版了英文版《从孟河到中国》的一本专著。

孟河医派 费伯雄

  随着西学本渐,教会医学在中国的传播和普及起了很大作用。19世纪中叶始,在京杭大运河沿岸的很多城镇几乎均设有教会医院,比较有名的如1883年开设的苏州博习医院、1900年扬州的浸会医院、1908年无锡的普仁医院……。

无锡原普仁医院

  综上所述,京杭大运河带元、明、清至近代,医学家列入《中国医学通史》的医学家人物传记的达60人,占全国总数154人的39.0%,他们除了为运河带的民众提供医疗服务外,通过临诊,不断总结经验,出版了大量论著,可以说不计其数,为中国医药事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综合医学家的传记,反映了既是医儒相通,又是医仕相通,这是中国特有的文化现象,也是给我们的启示。医儒相通,医学离不开文化,是大文化的一部分,一个称职的医学家亦属文化人范畴,医药文化是文化的一部分,一些被称为医学家的还留下了不少诗、词等文学作品。医仕相通,先贤宋代文学家范仲淹提倡不为良相,愿为名医之说,大运河带的名医做到了,且不在少数,一些是仕路不通而从医,而有些为官被贬,潜心研究医学,出版了大量医学著作,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精神财富。

编辑:黄佳

相关文章
0
苏ICP备15032950 版权所有: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中国运河广告招商部联系电话:0510-85138322 18610600393 18618130703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0-85138322
© 2018 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