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新闻
大运河成功申遗4年 专家:文化传承千万别脱离民众
2018-06-21  来源:聊城晚报    

时光荏苒,大运河申遗成功,转眼已是4年。

4年间,围绕“后申遗时代”的保护、传承与发展,大运河沿线城市做了不少文章,以大运河文化遗产点为主体的运河遗产,得到进一步保护与利用,旅游事业迅速发展,运河文化研究乃至大运河文化带的建设风生水起。

不过,作为一条流淌千年、跨越多个省市的大运河,“依然在用的活态遗产”特点既是其优势,也给大运河的保护与传承带来了更多挑战。

5月26日至27日,第五届运河学论坛暨《运河学研究》辑刊首发仪式在聊城大学举行。与会专家和学者在文化视野下就大运河遗产保护与文化带建设等问题进行深入研讨,部分专家和学者直言不讳大运河保护中存在的问题,并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悠悠大运河,泽被千年。如今,我们如何保护她?该由谁来保护她?如何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深入挖掘以大运河为核心的历史文化资源”,做好“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3篇文章?值得深思。

1

文化遗产保护现实难题不少

在5月26日下午的分组讨论环节中,中国运河文化博物馆馆长陈清义发言时表示,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大运河在当前的保护与传承过程中面临缺乏统筹和专业化管理、保护与开发博弈下过度开发等问题。

陈清义说,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涉及多个省市,其工作涉及水利、文物、旅游、交通、环保、国土、住建、规划、文化等多个部门。在缺乏统一规划和立法的情况下,基于不同的管理需要和管理目标,在实际工作中各属地、各部门难以达成一致,九龙治水

的结果就是水难通。

此外,国家层面尚未形成专业化、多层次的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团队,对大运河文化阐释、解说系统不科学、不系统、不规范、不统一的现象普遍存在。“我们常常说要保护大运河,实际上要保护什么?这一点其实没说清楚。”陈清义说,此外,现在虽然保护的呼声很高,但在保护与开发的过程中,还存在过度开发、盲目开发等问题。而且,大运河文化带文化遗产保护范围不明确,缓冲区预留空间不足、不合理等问题,也改变着大运河文化遗产的整体性环境,并造成持久负面影响。

事实上,由聊城大学运河学研究院院长吴欣主编,在今年2月底发布的中国大运河蓝皮书中,同样提到了这些现实难题。此外,蓝皮书还提到,因为大运河文化内涵挖掘不足,以至于出现了旅游开发严重的同质化问题,不少旅游规划中的运河小镇,按照相同的模式打造,甚至拆掉原有建筑重新建设以增强现代感和观赏性;另外,大运河遗产大都知名度较低,“看点”较少,大部分景点对外地游客缺乏吸引力。聊城大学运河学研究院副院长郑民德表示,这些偏差表明,未来的大运河文化带建设,还有很多路要走。

2

文化遗产传承不要脱离民众

外地游客对大运河景 点 不“感冒”。那么,运河沿线的民众对于大运河又是什么态度呢?

在5月26日下午的分组讨论环节,来自浙江大学的刘朝晖、陈璐、马庆凯三位专家学者结合自己的实地调查,给出了这样的观点:在世界遗产保护与运河沿线人家之间,出现了“话语区隔”现象。一方面,经年“以船为家”的运河船民与运河遗产没有“文化亲密性”;另一方面,作为世界遗产的中国大运河,可以唤起船民的自豪感,但他们却普遍认为“与自己无关”。

在一项遗产关联性调查中,清晰地说明了这一点:只有31.4%的人认为运河遗产跟自己有关系,44.8%的人认为跟自己“没有关系”,还有23.8%的人“不知道”。

也就是说,在很多人的意识里,已经知道大运河是世界遗产,但,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有高达7成的船民认为运河遗产与自己“没有关系”,与“国家”有关,因为这是“国家的遗产”。

在他们看来,出现这些偏差的原因是,在运河遗产领域,形成了以业内专家为主导、围绕物质遗存开展“保护”的封闭现象,而沿线人家在这一过程中被排除在外。各说各话的背后,是“以物为本”,而非“以人为本”。而事实上,就像吴欣所说,作为一条历经千年的活态河流,大运河所呈现的,从来都是活色生香的社会全景,是多重视野下的多层面相互叠加的鲜活历史。

在郑民德看来,在运河文化保护和传承过程中,应该“见人、见物、见生活”,更多关注民众与运河遗产的关系。

3

大运河保护期待立法

陈清义认为,下一步大运河文化的保护,应该加强制度设计,推进协同管理。通过开展大运河保护立法工作,制定符合国情省情市情的《大运河保护条例》。同时加强顶层设计,形成以运河遗产点为核心、运河河道为线、保护范围为面,点线面结合的条块化运河保护与管理网络。此外,要健全大运河综合管理体制,理顺区域间、部门间、产业间的关系,夯实大运河文化传承、利用的基础。

陈清义表示,要划定中国大运河生态空间管控范围,构建大运河廊道系统。通过划定生态空间管控范围,使管理者“依法按界”管理、保护,科学指导城乡开发和建设,打造一条历史文化廊道、生态廊道和观光廊道。同时,要充分发挥大运河沿线历史经典产业的集聚和先发优势,建设非遗特色小镇,以产业化发展促进非遗保护和活态化传承,实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统一。

在他看来,还要全面开展大运河文化资源调查和记录,建立大运河文化资源大数据平台。“运河虽然申遗成功,但由于当时申报条件的局限性,一大批文化内涵丰富、建筑风格独特、时代特色鲜明、功能展示完善的遗产点还没有纳入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范围,给运河的保护、利用和传承都带来很大片面性。”陈清义说。


编辑:衡筱艳

相关文章
0
苏ICP备15032950 版权所有: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中国运河广告招商部联系电话:0510-85138322 18610600393 18618130703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0-85138322
© 2018 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