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馆
隋富唐强——大国梦与人文精神
2018-03-05  | 来源:解放军艺术学院学报  | 作者:蒙曼  

  摘要:隋唐帝国都财雄势厚,也都梦想长治久安,隋朝还创立三省六部制和科举制这样的好制度,留下大兴城和大运河这样的好工程,惠泽后世。然而隋朝二世而亡,而唐朝却成就盛世辉煌。二者成败的关键在于立国精神和价值取向不同:隋朝统治者不仁、拒谏、纵欲,以急政待民治国;而唐朝却反其道而行之,以民为本、广开言路、宽政治世。从隋富唐强的历史启示我们:居安思危、恃才勿傲、功业与德行并重、人民值得尊重。

  民富国强,这是今天的中国梦,也是自古中国人对大国崛起的基本想象。从秦汉到明清,历代都追求国运昌盛,长治久安,然而有的大国梦实现了,有的却以失败告终。一个有趣的历史对照是隋唐两代。隋和唐都是统一帝国,都财雄势厚,也都梦想铸就万年基业,还共享一系列好制度、好T程,但是隋朝国运蹇促,梦断二世,而唐朝却成就了中国史上最辉煌的盛世华章,得享国祚三百年。二者成败的根本原因,在于其治国理政的价值取向和人文精神截然不同。

  隋富而崩,唐强而盛,是今天仍能激发我们反思和检讨的重要历史话题。大国梦的实现,要靠怎样的人文价值理念去支撑?带着这样的思考,我们将讨论如下三个问题:其一,印象与事实,我们对隋唐这两个时代的印象和认知是什么?和历史真实是否一致?其二,隋富唐强的成败关键是什么?其三,从隋亡唐兴的历史反思中,我们能得到什么经验教训?

  一、关于隋唐的历史认知与事实

  人们对历史的印象认知与历史事实之间,总会存在不同程度的偏差。以隋唐为例。提到唐朝,人们的印象是繁荣而强大,与此相关的是贞观之治、女皇武则天和开元盛世这样几个时代,以及《步辇图》、“卢舍那大佛”和“镶金兽首玛瑙杯”这样几个艺术标签。《步辇图》是唐代画家阎立本所作,描绘了唐太宗接见吐蕃使者的场景。唐朝在赢得唐蕃战争的胜利后,答应了吐蕃的和亲要求,以刚柔并济的方式缔结和平,避免了与吐蕃长期战争的风险。因此贞观时代的民族关系是和谐团结和理性成熟的。龙门石窟的“卢舍那大佛”,据说是按照武则天的形象塑造的,可以代表武则天时代。这是女性高度参与政治的时代,也是宗教包容和开放的时代。出土于西安何家村的“镶金兽首玛瑙杯”,在唐代玉器中做T最精湛,它将中国式俏色玉T艺和西亚欧洲的器形风格完美结合在一起,反映了开元时代中西文化交流融汇的最高水平。

  反观隋朝,人们的基本印象就是隋炀帝和天下混乱。即使提到大运河,也都与隋炀帝穷奢极欲联系在一起。野史笔记渲染说,隋炀帝开凿大运河是为了满足个人私欲,到扬州看江南美女和琼花美景。隋朝真的乏善可陈吗?非也。隋朝留下的绝非只有隋炀帝滥用民力的史实,还有被唐朝继承了的好国库、好政局、好制度和好T程。只是这些积极正面的形象被盛唐的耀眼光辉遮蔽了。以下分述之。

  其一,隋朝国财丰饶,堪称中国古代国家财政最好的时代。马端临《文献通考》中说:“古今称国计之富者莫如隋”。不仅元以前如此,后来的元明清三代在财政收入上也都没超过隋朝的富裕程度。以国库粮储为例。唐太宗曾说过,隋朝国库累积下来的粮食、布帛,即使经过战乱消耗,也够唐政府在不追加财政收入的情况下,养活官吏和军人达五六十年之久。2014年洛阳的隋代回洛仓遗址的发现证实了这一点。回洛仓遗址中有大约700口仓窖,仓窖的形制多是口大底小的缸形①,每个仓窖储粮量约为15 - 25万公斤,因此总储粮量十分惊人。而像回洛仓这样的粮仓在隋朝就有7个。这说明,隋朝的国库积累是极其丰厚的。

  其二,隋朝结束分裂,重新完成统一,这是其留给后世中国最大、也最重要的政治遗产。中国白商周时就有以“天下”体系统驭万邦的传统。到秦始皇时建立郡县制帝国,实现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政治大一统格局。两汉又延续了这种统一年。汉末大乱后,中国南北方陷入长期分裂和战乱,直到隋朝再次实现统一。这次统一不仅是政治的统一,还实现了南北方民族和文化的大整合。历经五胡乱华和300多年的混乱,南北方不仅在经济生产、生活方式和语言风俗方面差异巨大,就连民族和人种都大不一样。如果没有隋朝的这次统一,南北方的政治文化整合就无以为继,也就谈不到今天所谓的大一统传统了。

  其三,隋朝设立了三省六部制、科举制这样惠泽千年的好制度。三省六部制是中央官制制度,指在中央设三省:内侍(唐代改叫中书)、门下和尚书,三省长官都是宰相。一个中央政令的发布,都要三省共同商议决定,还要经过中书起草、门下审核和尚书执行的程序。三省制是皇帝集权下的宰相分权制度,它注重权力的程序分工,既分散制衡了各省宰相的权力,也平衡了皇帝和宰相的关系,是一种较秦汉丞相制更合理的理性行政制度。科举制是一种军艺讲堂通过公开考试选拔官员的制度。它打破了此前贵族社会成员对权力和资源的垄断,给出身平民的人提供了上升空间,促进了社会各阶层的上下流动和融合。科举制也为统治者笼络到了源源不断的忠心任事的人才。隋代以前,任子制和门荫观念盛行,官员多是贵族世家出身,因此在皇帝和本身家族之间发生利益冲突时,在忠君还是孝父发生矛盾时,往往舍忠全孝,将家族置于皇帝(国家)之前。而科举制使得所有考生和官员无论出身贵贱,都是天子门生,都受皇帝(国家)委托任事,因此更容易对皇帝(国家)尽忠。科举制在客观上既有利于吸收全社会优秀人才,也有利于维护皇帝集权,所以在民间和统治阶层两方面都大受欢迎。

  其四,隋朝开建了大兴城和大运河这两大功在千秋的好T程。大兴城(今西安)于隋文帝时兴建。它的特点有三:首先规模很大,面积有84平方公里,是明清北京城的1.4倍,更是古罗马城的6倍。其次,规划布局和功能分区非常严整。皇帝起居的宫城居中偏北;政府办公集中的皇城在宫城南边;套在宫城和皇城外的外郭城。外郭城中除了官员和百姓的住宅,还有许多寺庙官观等宗教场所,城的东西部各设有商贸区东市和西市,城的东南角则是著名的风景名胜区一一芙蓉园②。再次,城市设计极富文化内涵。外郭城设计成棋盘格状,一格就是一坊,东西各坊市都沿中轴大街呈左右对称分布,体现了严格对称的美学原则。宫城在正中最北位置,体现了皇帝犹如北极被众星拱卫的皇权至尊政治理念。大兴城堪称古代城市建设的典范,继起的唐朝将它全盘接收了下来,并改名“长安”。大运河是炀帝时所修,它是从北地涿郡引出到东都洛阳,再从洛阳向东南直通余杭,而洛阳和长安之间也有水道相连。因此,它实际上是个以洛阳为中心、沟通南北又联结东西的交通大动脉。这条大运河的修建,体现了全局的、整体的平衡发展的战略布局理念。大运河沟通四方的功用在唐朝得到了利用和强化。安史之乱后,唐都长安城正是通过这条运河,在东南八道的供养下得以保全。唐人有诗赞说:“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①将修大运河和大禹治水的功绩等量齐观。

  其五,隋朝对突厥等部落政权的控制,奠定了隋唐两代中原王朝在西域的民族关系和外交格局中的主导地位。隋朝最大的边患是突厥。从建国开始,双方就经历了长达26年的战争。隋以远交近攻、离强和弱的方式,逐步取得对突厥的攻防优势。东突厥沙钵略可汗求和称藩,上表隋文帝说:“天无二日,土无二王,伏惟大隋皇帝,真皇帝也。”②他的侄子突利可汗也给文帝上尊号“圣人莫缘可汗”。唐太宗朝以后,突厥等北方部族政权尊称唐朝皇帝为“天可汗”,承认其天下共主地位,不得不说是隋朝经营西域的一个积极结果。

  二、隋唐成败的关键原因

  为什么隋朝如此短命,而唐朝却久盛不衰?成败的关键原因在何处?如果我们从精神层面来考虑,会发现隋朝的立国精神和价值取向有着很大缺陷。概括地说有三点:不仁、拒谏和纵欲。这三个都是致命的缺陷。

  先看第一点:不仁,不体恤民生。儒家讲“仁者爱人”,在治国理政上的表现就是要爱民,以民为本,注重民生。但是这一点,隋朝两代皇帝都没做到,他们对待百姓都比较苛刻。开皇十四年,关中大旱,隋文帝带着老百姓一起逃荒河南。在逃荒路上,文帝又是用自己的马帮百姓驮担,又是在悬崖峭壁上给百姓让道,看起来很感人。可是事实上,“是时仓库盈溢,竞不允赈济,乃令百姓逐粮”③。国库粮食储备这么充足,隋文帝却舍不得开仓放粮,宁可跟着百姓一起吃苦逃荒。这说明他太悭吝,爱物胜过爱人,并没有真把百姓放在心上。文帝如此贵物贱民,那炀帝又如何呢?简直可以说是不仁的升级版。他上台之后就不停地搞T程建设,开运河、建东都、修长城;又一次次发动战争,三征高句丽、亲征吐谷浑;还三下江南,两巡塞北。每一次举动都大量征发民力。当时全国有人口总共4600万,可是被征发兵役劳役的累计达到3000万人次。除去妇孺老幼和政府公务员等不参加服役的人,剩下的1000万人,平均每个人都要无偿提供劳役三次。炀帝的滥用民力导致大量人口损失在繁重的劳役中。最终百姓不堪其苦,揭竿斩木,遍地烽火,以至于天下混乱,率土分崩。

  第二点:拒谏,拒绝接受臣下的意见和建议。隋文帝性喜猜疑,“不肯信任百司,每事皆白决断”④。他很勤政,是历史上著名的吃T作餐的皇帝。据说他每天一大早就上朝,中午时间都不舍得去吃饭,还要跟大臣反复讨论事情,所以“宿卫之士,传飧而食”,就是跟大臣一起吃T作餐。皇帝事无巨细地什么都管,反映了一种不信任别人的心态。不信任别人,所以很难听进意见和建议,也不会委人以事,只好事必躬亲,苦形劳神,往往还收不到好的效果。隋炀帝又如何呢?他可是拒谏的变本加厉版,谁的意见都不听。他说:“我性不喜人谏,若位望通显而谏以求名,弥所不耐。至于卑贱之士,虽少宽假,然卒不置之地上。”③其意很明白:我生性讨厌别人提意见,如果你官位很高还提意见,那就是沽名钓誉,我会尤其不待见你。如果你只是一介小官,还想通过提意见获得晋升空间,那我也许会容你一时,但最终会将你置之死地。皇帝拒谏,对谁的意见都不采纳,这就是独裁专制。会导致什么后果?一是决断的错误得不到修正或挽回。二是官员跟皇帝离心离德,对政权没有认同感和责任感。一旦国家有难,就会人心涣散,逃避责任。如果说百姓造反是“土崩”,那么官员人心涣散就是“瓦解”。土崩而瓦解,隋朝也只有灭国的命运了。

  第三点:纵欲,有着建立绝世功业的野心。帝制国家面临的一个危险问题,就是君主的纵欲。这个纵欲不是指普通的纵情声色这种私生活作风的小问题,而是指超越个人实际才能和社会现实条件的大野心。以隋炀帝来说,他的问题在于急功近利,渴望在短暂时间内做出一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功业。用唐人的话说,炀帝的欲望是“轥轹轩唐,奄吞周汉,子孙万代,人莫能窥。振古以来,一君则已”①。也就是说,他梦想超过黄帝、唐尧等古圣王,他的帝国更要超迈成周和强汉,他要建立万世不朽的功业。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梦想追求,这既与他自负有才、好大喜功的性格有关,也与他得国不正、妄图通过建功立业来获得统治合法性的心态有关。隋炀帝的皇位是从自己父亲手中阴谋夺得的,因此他心里一直有阴影,总想作出一番大成就给世人看,以此堵住天下悠悠之口,证明白己的才德是配得上帝位的。所以他登基后拼命地做事。短短的14年执政时间,他营造了东都洛阳和南都扬州两个大都城,开凿了一条大运河,修建了一条长城。六次出巡各地。还发动了三次对高句丽的战争。隋炀帝这样枕戈待旦、时不我待的行政风格和做事效率,历史上也就只有秦始皇能够跟他比肩了。太好高骛远,急于求成,就很难体察下情,顾念民生,就难免苛责臣属和百姓跟自己一起百米冲刺。如此,急政和苛政就不可避免,而社会矛盾也会一发不可收拾。

  隋朝两任统治者正是由于不仁、拒谏和纵欲这样的性格和价值取向上的缺陷,才导致帝国梦断,二世而亡。反观唐朝,它充分吸收了隋朝败亡的经验教训,在立国精神和价值取向上采取了和前者截然相反的立场。

  隋朝不仁,苛虐百姓;唐朝就体恤民生,对百姓很宽厚,懂得君舟民水的为君之道。唐太宗曾指出,治国就像养病,病体刚好时尤其需要悉心养护,国家刚安定时也一定要勤慎待民,防止骄奢淫逸。因此,太宗朝“徭役不兴,年毂丰稔,百姓安乐”②。隋朝拒谏,唐朝就广开言路,虚心纳谏。唐太宗屡次向群臣求谏,说:“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③他的虚心纳谏为唐朝聚集了如魏徵、房玄龄、杜如晦等一批直臣贤相,也为此后几代皇帝树立了广开言路的好风气。隋朝纵欲,屡有急政苛政;唐朝治国理政就务求宽缓,而<唐律》也较《隋律》更多体现军艺讲堂出宽简、慎罚的精神。职是之故,大唐立国100多年后,历经贞观之治和高宗、武则天时代的漫长积累,才达到开元盛世。

  唐朝所以强盛,在于它非常善于反思和学习。贞观时代,唐太宗君臣经常在一起集体学习,交流阅读史籍的历史经验,讨论为政得失。君臣学习讨论的结果,是给后世留下了一本((贞观政要》。在这本书中,唐太宗君臣反复讨论的一个话题,就是为什么隋朝勃兴忽亡,如何避免隋朝的覆辙。牢记隋亡教训,时常心存百姓,不断迁善改过,这就是唐代盛世能够长久的原因。

  三、隋亡唐兴的历史启示

  隋亡唐兴的这段历史,能给我们什么启示?我认为,有以下四点值得注意。

  第一,居安思危。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常怀生存之忧者往往虑事周详,言行谨慎;而处境安逸者就很容易忽略潜在危险,招致不虞之患。以隋朝而言,如果不是隋文帝积攒的家业太好,国库钱粮太充足,隋炀帝也不至于忘乎所以地大搞建设,劳民伤财,当然也就不会导致民心丧尽、土崩瓦解。文帝积累的厚实家业,给了炀帝可以无视国富民穷、民生艰难的现实,一味沉溺于建立绝世伟业的政治幻觉中,最终葬送一切。孟子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诚哉是言!

  第二,恃才勿傲。统治者有才能是好事,但切忌白矜功伐,恃才傲物。隋炀帝就是自负有才、粪土群贤的典型。客观地说,隋炀帝智商很高,写诗和音乐才能也都不错,但他喜欢师心白用,拒绝纳谏,缺乏识人之明和容人之量,因此做不了好皇帝。知人善任、人尽其才的好皇帝,是像刘邦那样的人。刘邦曾说自己在谋略、治国和用兵打仗方面不如张良、萧何与韩信,但他懂得利用他们的才能为己所用,为自己的帝业服务④。因此,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才是王者风范。

  第三,德行与功业同样重要。史称隋炀帝为暴君,唐太宗是明君。如果单以功业论,二人差别其实并不大。但为什么历史评价如此不同,一个明君,一个暴君。这个区别主要是基于道义立场,从德行的角度来评判的。明君是好皇帝,是心忧天下、情系民生、爱民如子、体察臣属的人,是知人善任、用人不疑的人,比较符合儒家的政治和道义要求。而暴君就是那种虽然能干但是狠戾猜忌的人,是不体念苍生、不爱惜民力的人,是为了自己的政绩野心

  不惜苛虐人民和臣属的人。因此,欲成大事者,功业不是一切,德行同等重要。

  第四,人民值得尊重。唐代保留了隋朝所有的好制度,但唐太宗追加了一条“君舟民水”的民本政治戒律,解决了隋朝勃兴忽亡的问题。先秦大儒荀子最早提出君舟民水的说法:“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①指出统治者应当注重民生,立国以民为本。但是这一理念并没有被秦始皇和隋炀帝接受,否则秦朝和隋朝就不会二世而亡了。而唐太宗经过对隋亡的反思体认到,只有尊重人,尊重百姓和官员,才能上下一心,达到社会的和谐共治。

  ①王炬、刘海旺:《河南隋代回洛仓与黎阳仓粮食仓储遗址》

  ②杜甫《丽人行》中“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的诗句,写的就是这个芙蓉园。

  ①[唐]皮日休:《汴河怀古二首》(其二),[清】彭定求编:《全唐诗》卷615,中华书局,1960年版(北京),第7098页。

  ②[唐]魏徵等:《隋书》卷八十四《列传第四十九》,中华书局,1973年版(北京),第1869页。

  ③[唐]吴兢:《贞观政要》卷八《辨兴亡第三十四》,中华书局,2009年版(北京),第222页。

  ④[唐]吴兢:《贞观政要》卷-《政体第二》,中华书局,2009年版(北京),第12页。

  ⑤[北宋】司马光:《资治通鉴》卷一八二《隋记六》,中华书局,1956年版(北京),第5684页。

  ①[唐]魏徵筹:《隋书》卷七十列传第七十五,中华书局,1973年版(北京),第1635页。

  ②[唐]吴兢:《贞观政要》卷-《政体第二》,中华书局,2009年版(北京),第18页。

  ⑤[后晋]刘晌:《旧唐书》卷七十一列传第二十一《魏徵》,中华书局,1975年版(北京),第2561页。

  ④刘邦曾在总结自己和项羽得失天下的原因时说:“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饷,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三者皆人杰,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详见司马迁:《史记·高祖本纪》,中华书局,1982年版(北京),第381页。

  ④王先谦:《苟子集解》卷五《王制篇第九》,中华书局,1988年版(北京),第152-153页。

 

编辑:衡筱艳

相关文章
0
苏ICP备15032950 版权所有: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中国运河广告招商部联系电话:0510-85138322 18610600393 18618130703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0-85138322
© 2018 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