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运河
【运河故事】传签和汛屋 运河边预防灾情的好办法
2019-07-12  来源:澎湃新闻问政  作者:靳志华  

古运河决堤多次,殃及沿岸百姓。每年雨季,当地群众都在政府的带领下开展各种形式的防汛工作。

站岗放哨,遇到灾情第一时间报告,是最直接的防汛手段。那时候,没有现代的通讯工具,传递信息也是最原始的口口相传。

白天护堤还好些,每500米一个岗哨,能看到一段距离的河堤情况,减少奔波之苦。可是晚上就不行了,尤其是下半夜,人都困乏了,站立一会儿就打盹,更不甭提巡逻护堤了。还经常有人就偷懒,躲在犄角旮旯里睡一觉。

不知是谁发明了“传签”,让护堤员没法偷懒了。

河堤是分段管理的,在不算远的距离里,管理员制作一个类似信物的竹签或木签,从管理段的起端,第一个人传给第二个人,第二个人再传给第三个人……以此类推,传到管理段的终端,再由终端传到起端,来回重复。步行传签的过程也顺便察看了堤险。整个晚上,护堤员们一直在传签,只要签传递不断,就说明运河河堤没有险情。

当传签时遇到险情时,就立即敲锣,引来众人一起前来抢险。

除了“传签”之外,沿河大堤每村还在堤顶修建汛屋,作为汛期基干班员上堤防守、换班临时休息的屋舍。平时可供护堤员居住或巡堤临时避风遮雨,又称“护堤屋”,原来运河经常发大水,每到汛期,护堤的人来人往,汛屋每天要有许多人前来临时休息。

据油坊村老人们讲述,在清末民初,沿运河村庄便派村民看守运河大堤,当时也建有临时汛屋。抗日战争时期,因为战乱,河务废弛,人们四散八逃,无人驻守汛屋。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人民治理运河体系的建立,汛屋得到恢复和完善。近些年来,由于运河干涸,沿运河的汛屋基本都被拆除,仅剩下油坊码头的汛屋,但也成为看管运河备用料石和堤岸树木的场所。

老一辈驻守汛屋的巡河员油坊村宋福龙、新街村王计江、朱唐口村唐召嘟、后孙庄村是孙洪恩、前孙庄村孙佳力、劝礼村王洪路等人均已仙逝,汛屋也成为人们的一种故事,在运河沿岸相传。

责任编辑:黄佳

相关文章
0
苏ICP备15032950 版权所有: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中国运河广告招商部联系电话:0510-85138322 18610600393 18618130703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0-85138322
© 2018 无锡运河之光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